PASSWORD RESET

提供 最深度的ACG 文化與相關科技藝術之網站,也是屬於Yours

安能辨我是雌雄:Niconico 歌曲中聲線演繹的性別觀察

相較於 YouTube 和其他大型唱片公司,Niconico(ニコニコ動画)上許許多多的日文原創歌曲,在作曲、影片、配樂、唱腔等方面皆有更大的發揮空間。

以 Vocaloid 虛擬歌手及網友試唱(翻唱)投稿為主,加上發表及留言的匿名性質,相對無商業壓力、無社會觀感壓力的 Niconico 歌曲環境下,發展出了有別於主流流行音樂之生態。尤其性別這一面向,於情慾、聲線、真實性別、影像呈現、標籤、彈幕等多重因素之間流動,或許創造了些不同於僵化異性戀情慾體制的空間。

NICONICO

性別的兩聲類與多聲類

兩聲類與多聲類——此類音域極廣的歌手可說是 Niconico 特產!簡言之,兩聲類(両声類)通常指能唱出明顯不同的男女嗓音的歌手,而多聲類(多声類)則能更加廣泛的區辨出大姐、少年、蘿莉等不同類型的歌聲,且不包括使用機器變聲或做過變性手術者。兩個詞的使用並沒有強制或明確的規範,經常視投稿歌曲本身出現了幾種聲音方標上兩聲或多聲的標籤。因此有的歌手在不同曲子會被歸為不同聲類。

由於歌聲太過不可思議,這類歌手的生理性別是為公開的秘密。每當彈幕出現質疑或疑惑歌手性別的留言,馬上會有其他網友解答:「某歌手是女/男生喔!」這類歌曲亦容易標上某些標籤,例如:「他是女生」、「她是男生」、「一人○役」⋯⋯或者模仿「秀吉的性別是秀吉」的句式、或因為一人多役合唱而標註「1+1>2」等等。彈幕更會出現種種吶喊:「我是女生但這樣的女生我可以!」、「身為男性我無地自容了(跪」、「這麼可愛一定是男孩子^q^」等等。例如下面這首赤飯、Rio、Ikasan(いかさん)兩男一女合唱嵐的〈love so sweet〉就充分表現了「1+1+1=6」的兩聲類現象,請先聽聽看。

【3人6役で】 〈love so sweet〉 歌ってみた 【Rio・いかさん・赤飯】source|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8303231

也許因為早期(大約2010年前後)赤飯、Piko(ピコ)、vip 店長、che: 櫻井等超實力派歌手的認真投稿,加上 Piko 自素人出道後藉中性外表的女性歌聲成功打響知名度,使 Niconico 用戶易於接受兩聲類或多聲類。即便某些歌手從不露面,也鮮少有網友懷疑其多重聲線是合成或調過的。

有趣的是,這些歌手跨越了「生理性別」,他們歌聲卻又再次順應了二元的男女性別——用順歌曲性別的歌聲去唱該歌曲。例如多位多聲類歌手嘗試一人多役 V 家 8 人合唱的〈Bad ∞ End ∞ Night〉系列(ひとしずく×やま△原作)時,歌手會用男聲唱 Kaito 的歌詞、用女聲唱 Gumi 的歌詞。當然,用女/男的聲音去唱原本屬於女/男性的歌曲,更能突顯自己多變聲線的女/男子力,畢竟無法清楚地突顯兩種性別歌聲的歌手,不是合格的兩聲類、更不會是多聲類。

兩聲多聲類的歌曲,在當年 Niconico 這個較主流弱勢的日文歌曲環境,創造了新的歌唱範型。雖然以順應歌曲原本的性別的歌聲歌唱者居多,但如兩聲類歌手試唱嵐的〈love so sweet〉或 Piko 出道後唱的新曲不再受限於 Niconico 原曲的性別設定,都以不同於自身生理性別的歌聲繼續翻新歌唱的可能,跨越並挑戰了原本的性別而進入了新領域。

例如上面這首 Piko〈櫻音(桜音)〉的音樂影片,下方就出現許多不敢置信於「他」擁有的綺麗「女聲」的英文留言,多少顯示在 Niconico 的動漫聲音世界中,兩聲多聲類對既有性別框架認知的擾動。

 

與歌曲設定不同性別的歌聲

前一段提到了歌曲本身的性別設定,普遍見於諸多從女性或男性視角抒發的情歌。尤其在音樂產業中,原唱通常是順應歌曲性別的設定。不過掀起電子音樂革命的虛擬歌手—「初音未來」卻唱了男性視角歌曲的原唱。

比如說黒田亜津的〈救救我啊 哆啦 A 夢(たすけてドラえもん)〉,歌詞是關於野比大雄生活受挫求助、哆啦 A 夢鼓勵他的故事。即使是由初音來唱兩位男性角色的歌詞,網友們也不覺得有任何不適應、Niconico 點閱率超過一百二十多萬。其他女聲虛擬歌手亦唱了不少男性視角的原創歌曲,例如 Jin(自然の敵P)陽炎 Project 系列的〈Lost Time Memory(ロスタイムメモリー)〉,描寫 Shintaro(伸太郎)內心的歌曲原唱是為 IA。點閱率突破三百萬的〈Lost Time Memory〉,後來還有許多網友試唱的版本。

或許是因為初音大紅大紫、許多創作者藉其創作男性視角的歌曲,使 Niconico 用戶對於「男性視角歌曲由女性虛擬歌手原唱」習以為常。反觀男性虛擬歌手原唱女性視角的歌曲則很稀少,可能是受到軟體本身的限制,或者也反映了當今日本動漫界整個角色陰柔化、去男性陽剛化的特徵。

〈たすけてドラえもん〉明明是初音的聲音,唱起哆啦 A 夢叮囑大雄的歌詞仍扣人心弦

也有歌手原唱並非順應歌曲性別者。例如 HoneyWorks 的〈東京 Summer Session(東京サマーセッション)〉,搭配告白實行委員會系列的三對異性戀情侶對話的動畫,原唱竟為 sana(鎖那)與 CHiCO 兩位女性歌手用女聲對唱。後續試唱亦有不少女性成雙對唱。而 buzzG 創作的〈仙度瑞拉悖論(シンデレラ・パラドックス)〉是三角戀系列曲中女性視角的歌曲,卻是初音以及男性歌手 luz 兩個版本同時上傳。這些歌曲非但沒有造成 Niconico 網友們混亂,大家甚至歡迎這些性別錯置的做法。看看人氣超高的〈東京Summer Session〉,基於影片與歌詞劇情,聽者不會視兩位女聲為同性戀、而是異性戀情侶的深情對唱,且依然認為高音唱著男性歌詞的 CHiCO 帥氣迷人。

雖說歌手翻唱不同性別視角的歌曲在主流流行樂壇十分常見——連原唱性別都非順應歌曲設定,卻是歌手不需現身的 Niconico 特有的作法。虛擬歌手們不僅聲音可愛,其二次元的性質,可能還拆解了歌曲原本社會性別形象的設定。真人歌手們的音色則比虛擬歌手容易與社會性別連結,而他們成功唱紅了非順歌曲性別的原唱,似乎突顯情慾於歌曲間流動的可能。

上面這個試唱版本的〈東京Summer Session〉男性歌詞部分的女聲也很吸引人。sana 跟 CHiCO 立下理應男女對唱歌曲的女女原唱範本、進而引發其他女性網友效法,非常特別。

其他與其他

此外,Niconico 盛行網友自行試唱的風氣,也使得音樂影片的排行榜,會出現同一首歌、多位女聲男聲歌手競相試唱的景象。比如說 Hachi(ハチ)創作的 Donut Hole(ドーナツホール)。於 2013 年 10 月 28 日上傳 Gumi 原唱的版本,後續幾日持續發燒,造成 Niconico 10 月 31 日之各分類合計綜合排行榜上,前 25 名至少有 5 支影片是 Donut Hole 歌曲:包括第 3 名的原唱、第 11 名的蛇足試唱、第 15 名的 Swi(すぃ)試唱、第 21 名的 Soraru(そらる)試唱、第 25 名的 Mafumafu(まふまふ)試唱,且這首歌除了原唱,幾乎是男聲試唱的版本居多,而非女性的歌手來演繹,這點亦十分有意思。

〈DONUT HOLE 試唱【りぶ】〉影片包含 Gumi、初音、鈴、巡音等女性虛擬歌手的圖像,乍看是女性歌手在唱歌,搭上男聲卻完全沒有違和感,且男聲試唱蔚為風行。

還有一些抽換性別意象的個案。例如說男性歌手 nqrse(なるせ、成瀨),在音樂影片中總是以粉色短髮少女的形象現身。許多 Niconico 歌曲的影片會依照歌手形象畫圖(人設),讓歌手彷彿動漫人物的化身於動畫中。大部分歌手被畫成形象陽光的少年少女,不過 nqrse 選擇與己身性別不同的少女樣貌,少女畫像與男聲饒舌帶來了衝突感。

更有趣的是,在他參與的兩首 Niconico 大合作的歌曲——〈Blessing〉和〈Connecting〉——對照其他青春少年少女,nqrse 的粉色少女總是穿著最性感、最低胸的。但由於他的歌聲完全不像女聲,比起其他女性歌手若選用穿著暴露的少女圖畫容易聯想到本人,nqrse 身為男性完全沒有這層顧慮。或許是這樣,他在Pusu(ぷす)的〈ID〉裡便以更裸露的女體登場,且依舊讓網友們對他帥氣的男聲傾心。換言之作為生理和聲線均屬男性,但外型極端性感女性的男性歌手,在 Niconico 的當代動漫文化中不僅體現了真實和虛擬角色形象之間的互換、共通和互識,更沒有任何性別衝突或差異,還獲得了不證自明、理所當然的當然歸屬。

在上面這首大合唱〈Blessing ✽ A Gift for You〉,可以看到每個聲音和他(她)對應虛擬形象的對比,而 nqrse 的差異更清楚可見。

結論

如同多數的網路空間,人們的行為舉止其實是現實社會裡權力關係的延伸。Niconico 歌曲的創作不乏色氣或充滿性暗示者,而在這些歌曲中,女性通常被描繪成「受」方、動畫經常包含裸露的女性。雖然女性被慾望化的歌詞、被觀看的影像,比例較男性高,歌手們的試唱似乎又突破女性被動的困境。不只女性歌手樂於試唱情色歌曲,多種版本的試唱宛如競賽,比賽誰運用聲音撩動情慾的技巧更為高超。

另一方面,也有許多男性試唱描寫做愛中女性的歌曲,使網友紛紛留言:「耳朵懷孕了」、「想聽嬌喘^q^」等。這些試唱投稿,均比現實社會更大膽的展現女性情慾或慾望化男性,這些都是傳統社會,乃至於非 ACG 文化中難以想像與解釋的各種可能性,多元交織的性別認同,生理和外見形象的角色差異與分殊,在當代 ACG 文化中都是沒有問題被承認且存在的。

Niconico 的投稿歌曲開創了不同於主流流行音樂的可能,不論是兩聲多聲類、非順應歌曲性別設定的原唱或其他性別置換的現象,更塑造了 Niconico 特殊的日文歌與動漫文化。很難說這些歌曲撼動了日本或其他用戶國家原本強勢的異性戀情慾體制多少。加上聽覺研究方法不易、Niconico 歌曲包羅萬象、許多個案的性質,均造成正式學術研究的困難(且多數網站用戶及活動位於日本)。不過確實顯現了不同時社會其他空間的風貌、性別想像與虛擬空間之人物與文化認知,

這樣錯亂性別的演繹或許在許多傳統觀點中簡直離經叛道,不過正是其文化多彩之所以然。

NICO-851


Source
Cover photo|http://www.zerochan.net/1013853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