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WORD RESET

提供 最深度的ACG 文化與相關科技藝術之網站,也是屬於Yours

《哥布林殺手》:歌頌在最底層默默長期抗戰的執著

寫在最前面,這是沒有洩漏劇情的推薦。《哥布林殺手》,由蝸牛くも所著,是一部圍繞在專殺哥布林的人的奇幻故事。他沒有亮麗的鎧甲、沒有勇猛的戰績、沒有雋永的史詩──如果骰一個有一百個面的骰子,骰到二以上的數字就能殺死弱小的哥布林,任誰都會愜意地、慵懶地擲出骰子吧?那哥布林殺手的存在,便是那個扣住你的手腕,連百分之一的失敗機率都消滅的那個人。

這個世界有勇者存在,挑戰魔王、拯救世界,是所有人崇拜的象徵,與只討伐「哥布林」這種弱小生物的主角天差地遠,完全不同;而本作品就是那個默默地在不為人知的角落奮鬥,邊緣人的故事。

最直觀而言,這部作品有三個特點。一、是硬漢風格的主角:沒有粗心大意,沒有軟弱疲態,有的是剛硬,以及硬殼中些許的柔和愁。主角有智慧,有武力,同時也有著自己的硬傷,不拖泥帶水也不剛愎自用,總是做好萬全的準備去應戰,就算失敗也知道自己該做什麼,逞著強、倔強的往自己的目標直線前進,喜歡這類型主角的讀者應該會很有好感。

二、劇情的編排和手法很有意思:作者使用了許多的巧思去襯托這個故事和主角的人生,側寫、轉換鏡頭、以不同的故事風格進行主線與支線的交叉比較、不同角色的際遇與心境……等等,能看出作者的手腕,各種技巧用的樸實而自然,組成了紮實的故事。

三、本書以 TRPG(Tabletop Role Playing Game桌上角色扮演遊戲)的概念塑造其世界觀:以遊戲為主或是做為設定背景的輕小說並不少見,而本書將 TRPG 的元素揉合進世界觀,毫不喧賓奪主,謹慎又確實地烘托主角和角色們的定位、性格,以及在這個世界裡居民們的想法。

這三個特點,是作者編織這本書的絲線,拆開來彼此之間都不是氣勢磅礡,卻交織而成樸實美麗的工藝品。接下來,以下的閒聊會以《哥布林殺手》臺灣已出版的一至三集為主,聊聊裏頭如何刻劃角色和故事,並揉合進 TRPG 的要素,如果不介意被透漏劇情的人就看下去吧!

劇情編排上的手法:側寫、堆疊、對比

作者使用了大量的側寫,從三個主要的女角(牧牛妹、櫃檯小姐、女神官)的角度去寫她們對於哥布林殺手的看法,以及與哥布林殺手的相處和互動。主角雖然是哥布林殺手,但第一集整本書前半段幾乎沒有他的視角,都是其他角色對他揣測、注視、傾聽,一直到第一集的第十章,讀者才首次看到他自身的想法。從第一集三位女主角的塑造起頭,後續以長槍手、魔女、牧牛妹的舅舅、妖精弓手、礦人術師、蜥蜴僧侶等人慢慢深化側寫和角色間的互動、想法。

在這樣的手法下,我們能看到哥布林殺手對於每位角色的意義和定位,在感情上也更加認同他們彼此之間的相處和互動。

光是早上能像這樣平安地和他說說話,就不該再有什麼怨言了。──摘自第一集 P.68 牧牛妹所思

有人多虧他的努力而得救。
他對社會做出了貢獻。
至少,我,就得到了解脫。──摘自第一集 P.115 櫃檯小姐所思

也已經過了好幾年啦──牧場主人忍不住低喃道。
故鄉遭遇到哥布林襲擊,不就像一種天災嗎?
從只能逃命的災難中,一度撿回性命,第二次更抵抗成功。
這樣不就很足夠了?──摘自第二集 P.23-24 牧牛妹的舅舅所思

雖然也就是因為這樣,才令她擔心,沒辦法丟下這個人不管……
「當然是剿滅哥布林。」
真的是拿這個人沒輒呢。── 摘自第二集 P.258 女神官所思

再來是堆疊。在劇情推動的章節以外,有著間章的存在,以「諸神的戰爭」、「某人的獨白、劇情」、「同時間發生的另一段小故事」來慢慢地堆疊,不疾不徐地把相關設定一一帶出,勾勒出作者筆下的奇幻世界樣貌:TRPG。紙張、筆和對話產生的遊戲世界。而諸神的戰爭不僅只是把 TRPG 的要素帶進來而已,也用這樣的方式比喻書中的冒險者和遭遇的怪物間的關係。

同時,劇情上也堆疊著哥布林殺手面對的事物,關於其他的冒險者對於哥布林的看法,不論是國王、反派、其他的配角等等,對於哥布林的想法,以不同的層面凸顯哥布林殺手將面臨的事物:諸神的戰爭不會結束、骰子不會停止轉動,哥布林會一直存在,而哥布林殺手的殺戮也不會停止。

想必他無法拯救世界。
想必他無法改變什麼。
因為他,終究也只是一個隨處可見的棋子…──摘自第一集 P.3

要跟強大的怪物戰鬥而且打贏,相信總會有人辦得到。
但能持續抗戰的人,又有多少呢?──摘自第一集 P.115 櫃檯小姐所思

那麼,下一件是……啊啊,關於因應哥布林災害對策的上奏嗎?
來自劍之聖女。真拿她沒轍,雖然已經是老樣子了……
倘若每次有大群野狗攻擊村莊就派兵去解決,有多少兵力都不夠。──摘自第二集 P.135 國王所言

最後是對比,其中有幾個突兀的間章:勇者的篇章,一個天賦異稟的冒險者,跟哥布林殺手的謹慎和作為完全相反,沒有任何的準備就殺入敵陣,糊里糊塗幹掉了強大的魔將,取得聖劍,隨便地使用著一般人珍惜的法術。勇者的篇章看似突兀,卻是強調了平常我們習慣的 RPG 遊戲主角,與哥布林殺手本質上的對比。

勇者殺魔王,哥布林殺手殺哥布林;勇者拯救世界,哥布林殺手保護著小小的牧場、城鎮;勇者拿著神兵利器,哥布林殺手穿著便宜貨;勇者天賦異稟以一擋百,哥布林殺手使用道具和手段也寡不敵眾──勇者篇章的延續和對比,是很妙的一筆,用對比的方式更加強化了哥布林殺手與我們平常習慣的拯救世界的 RPG 主角的不同。

呃,大概詠唱了五、六次?我沒仔細數啦!
……咦?古代的魔神要復活了?我打倒的是魔神將?這是光之聖劍?
哎呀少來了,竟然說我是傳說的勇者,怎麼可能嘛。──摘自第一集 P.256-257

「我不是白金等級……不是勇者。」
人手不夠。他沒有力量。
也就是說「……我辦不到。」──摘自第一集 P.298

揉合 TRPG 要素的世界觀塑造主角

以遊戲為基礎背景設定的輕小說作品不少見,如 MMORPG 的《紀錄的地平線》、《.hack》、《刀劍神域》,人狼遊戲的《月見月理解的偵探殺人》,RPG 的《灰與幻想的格林姆迦爾》等等,而《哥布林殺手》便是 TRPG,桌上角色扮演遊戲。

TRPG 顧名思義,是在桌上玩的角色扮演遊戲,由一人擔任遊戲主持人(GM,Game Master)訴說故事,其他人扮演玩家,在主持人的領導、故事中探險、奮鬥,遇到日常的事件、戰鬥或是各種行動時,以骰子的點數決定行動的結果。玩家驅使著自己的角色活躍於主持人的故事中,彼此都是故事的閱讀者與創作者。《哥布林殺手》相較於這些作品不同的地方是,作者將 TRPG 直接成為了世界觀的一部分,除了將各種的 TRPG 術語使用在文章中,在故事中的遺跡、神殿不斷出現描述故事中神祇們沉溺於「擲骰子」的描述和書寫:

光明、秩序與宿命的諸神,與黑暗、混沌與偶然的諸神,哪一方會支配世界?
他們決定不互毆,以骰子來決勝負。諸神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擲骰子擲得天昏地暗。──摘自第一集 P.3

即使如此,白堊岩的牆上仍留著以優美筆觸畫出的神紀世界戰爭。
壯美的諸神與兇煞的諸神,各自揮舞寶劍,擲出雷錘,隨後更伸手去拿骰子。──摘自第一集P.222

上面以壯麗的筆觸,描述的神代之戰的故事。
秩序與混沌、幻想與真實,相反的諸神驅使全身全靈全魂魄火拼的景象。
以繁星為背景,只見神蹟和魔法翻騰呼嘯、炸裂、發光、燃燒。
其後諸神將手伸向一種立方體,漸漸沉溺於擲出這些立方體來進行的遊戲當中。──摘自第一集P.278

對故事中的角色而言,這些不是神話或是迷信,而是與切身相關的事物,礦人與森人等長壽種族還有對神代戰爭的記憶;信仰的人們深知自己是眾神的棋子,所以告誡自己要活的正確;樂師的打油詩裡以骰子術語的蛇眼與雙六比喻人生;獻給地母神的祈禱詞裡有著命運機會之骰、講述著人們皆在桌盤之上;神透過神諭指示反派執行神所寫的「腳本」、地母神也透過神諭驅使女神官在第三集來到哥布林殺手身邊。

聽起來,似乎《哥布林殺手》的角色們是神的玩物、棋子,然而在擲骰子之前、在順著神的旨意和骰子的點數之前,還有「選擇」。上位神祇和骰子決定命運,角色們則透過選擇決定自己的道路。主角哥布林殺手目睹姊姊被哥布林凌辱,僥倖在哥布林掠奪村莊時活了下來,從此,哥布林殺手就成為了專殺小鬼之人,只接受殺哥布林的任務。

故事中不斷地訴說著,哥布林毀滅了某個村莊、殺了掉以輕心的年輕冒險者,是常有的事、隨處可見的事,世界上多的是更天大的事情要處理,政治、國家、魔神……等等,哥布林在故事中被比喻成「天災」,被哥布林毀滅的村莊、殺掉的冒險者是不可抗力、運氣不好……而主角哥布林殺手,貫徹了「選擇」和事前準備,面對永遠殺不完的哥布林,他選擇抗戰。

在故事的回憶詮釋了哥布林殺手行動的基礎。他選擇不間斷的剿滅小鬼,再也不是默默看著。這樣的他,總是接下公會裡剩下的所有哥布林委託,有價值更高的委託,但他無法忍受無視哥布林的肆虐,就像是在補償自己曾經只能看著姊姊被殺害一樣。

哥布林殺手為了剿滅哥布林,運用經驗、智慧,盡可能的使用所有手段,當做不到的時候,則去求助。火攻、毒攻、水攻,無所不用其極,準備高價的轉移魔法卷軸喚出高壓海水、使用麵粉來引發塵暴、挖掘大量陷阱……等等,都是為了對付哥布林。並不是他樂於殘殺哥布林,而是出自於他見識過哥布林的恐怖,也知道當失敗時會付出什麼代價。

「……從來沒有,放心過。」
「不論做多少事,不論多努力。能拿到手的都是勝算。」
不管有多少同伴、朋友,加以支持、勉勵,一同戰鬥。「勝算,不等於勝利。」
即使勝算已經高達百分之九十九點九,還是要阻止那零點一的敗北。──摘自第三集 P.218-219

揉合TRPG要素的世界觀強調了命運和機運,哥布林殺手所選擇的道路,則是讓眾神的骰子連那百分之一的失敗都骰不出來,骰子決定命運,但無法阻止哥布林殺手選擇做足所有的準備,在這樣的世界裡,哥布林殺手抗戰,用盡渾身解數去抵抗骰子失敗的可能。與世界觀對立的主角,加深了角色的深度,並讓讀者期待著,哥布林殺手會在這抗戰中獲得什麼、失去什麼,注視著這名,不斷與哥布林無盡的惡意抗戰的主角。

配角們-不同的職業與定位

本作品的一個特徵就是沒有任何一個角色「名字」,全部的角色都是用職業、種族來稱呼,比如哥布林殺手、女神官、櫃檯小姐、蜥蜴僧侶、妖精弓手──等等。作者在兼顧角色的立體性的同時,定位也十分清楚。首先是幾位女角對於哥布林殺手的想法,皆描述了她們「選擇」的過程。櫃檯小姐對於哥布林殺手接受乏人問津的哥布林委託抱著謝意、敬意,身為公會工作人員的她,最了解哥布林造成的傷害,深知哥布林殺手實質帶來的貢獻有多大,所以她選擇支持著哥布林殺手,在第一集時支援哥布林殺手的委託、第三集時帶他上守望塔希望他能夠安心。

牧牛妹是哥布林殺手的青梅竹馬,在小時候因為到隔壁鎮而正巧逃過哥布林浩劫,她了解哥布林殺手選擇的道路,她認為自己代表哥布林殺手可歸來的「家」,所以在第一集哥布林大軍來襲前,哥布林殺手要求她撤離時,她選擇留下。「這樣豈不是會弄得無家可歸……會讓你無家可歸。

女神官被哥布林殺手所救後,看著不斷殺戮哥布林的他、獨自一人的他,在魔女的建言下,選擇了待在哥布林殺手身邊,出入各種生死戰場,成為哥布林殺手的戰友。妖精弓手在經歷過與哥布林殺手一同出任務後,無法認同哥布林殺手那不斷反覆殺戮哥布林的生活,想領著哥布林殺手真正的成為對冒險感到喜悅的冒險者,她選擇不斷地邀約哥布林殺手冒險。

接著我想特別講講長槍兵這個角色,我個人十分喜歡他。當長槍兵在前半段,幾乎都只是負責歧視哥布林殺手,但在字裡行間,能看出他其實只是不爽櫃檯小姐都注意哥布林殺手罷了,在其中有一幕,沒穿鎧甲的哥布林殺手沒被長槍兵認出來,長槍兵跟他稍微談了一下自己冒險只為個人(還不是為了美美的櫃檯小姐!),不為高遠的目標。

就這點而言,其實兩人很像,長槍兵在骨子裡也沒有對哥布林殺手有過深的敵意,在哥布林殺手明白自己敵不過哥布林王帶來的大軍而求援時,是長槍兵第一個選擇站出來支援的,在第二集一邊抱怨一邊替哥布林殺手送貨。這樣嘴巴有點壞但實質上拿的起、放得下而且有自我主張的角色,實在是很討人喜歡呢!即使世界觀是 TRPG,強調了神祉(TRPG 中的主持人與玩家)的存在與權能,故事仍是以各個主角和角色的選擇做堆砌,TRPG 與文章的連結、術語的應用固然是吸引人的元素,作者拿捏得恰到好處,絲毫不影響角色們綻放的耀眼光輝。

結語-歌頌長期抗戰之人的故事

連遊民、山賊、黑森人、龍或史萊姆,行動當中也都有著理由。然而,可是,就只有哥布林,不一樣,哥布林有的,就只是惡意。
一種包含對凡人在內的所有生物都抱持的惡意,不斷獵殺哥布林,也就等於是不斷挺身對抗這種惡意。──摘自第一集 P.210

哥布林殺手,就是挺身對抗這些弱小的哥布林,沒有榮譽,也沒有成就,只是不斷不斷地抗戰。這故事沒有什麼宏大的冒險,卻有著細細的絲線纏繞在每個角色和劇情之中,我喜歡作者用各式各樣的方式堆砌故事的設定和氛圍,雖然後頭的宣傳標語寫是黑暗系奇幻作品,我卻完全不這麼覺得。角色間殘酷、務實、溫柔等面向平衡的很好,平常很難處理的「酒館的喧囂感」也處理的挺好,至少我覺得看得很舒服自然。

哥布林殺手和那些「不是勇者」的冒險者,就是在捍衛自己的人生和一席之地,沒有人喊著高貴的口號,也沒有過分的激情,只有賺取報酬、品嚐美食,延續身邊能碰觸到的事物,接著好好朝著目標邁進,活下去。就像書中不斷強調的,哥布林殺手不會改變什麼,勢必也不會拯救什麼──他會一次又一次的出現,殺掉哥布林。就像現實中,那些不斷出現的災難和事物,並不是毀天滅地的等級,但總是有一群值得尊敬、讓人感到安心的人不斷出現,一如警消、醫護人員那般。

這個故事我還會繼續看下去,希望多少有勾起您的興趣觀看囉!期望您也能一起來細細品味這部作品帶來的樂趣!最後,附上這部作品中我最喜歡的一段文字。

「沒有任何事物改變,一樣也沒有。然而,下次,還有下下次,從今以後一直都是,只要你開口,大家都會幫你。」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