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WORD RESET

提供 最深度的ACG 文化與相關科技藝術之網站,也是屬於Yours

不求甚解,盡可滿意──《名偵探柯南:唐紅的戀歌》

 

當天看完《唐紅的戀歌》從電影院走出來的心情,我用一個詞彙形容──「愜意」

通常看到太爛的作品,情緒應是「憤怒」的,就算想討論電影情節,話題大概也祇會聚焦在吐槽或噴的方面而已;反之看到太好的作品,則會因為情緒久久無法平復而一句話也不想多說,因為甚至多評論一個字都顯得鄙俗了,它不該是存活於文字符號的事物,而是該用精神去感受的。

不過面對《唐紅的戀歌》,我的心情居然既非「憤怒」也非「感慨」,而是「愜意」。依此情緒以小窺大,也大概就能明白我對本作的評價了。《唐紅的戀歌》不是神作,卻也爛不到家、甚至是中等偏上的程度,實是一部讓人滿意的作品,「滿意」就是我給本作的評價。我一再強調與讚頌一件事:「今年推理元素終於佔得較重了」,而且推理十分認真,整部的主線全是以推理為主軸,不會像《業火的向日葵》比例失調,且它的推理次序完整,就算故事中鋪了許多線路,最後卻也能夠巧妙地把每個伏筆都收回。

身為創作者,更會覺得大倉的創作底子很熟練,因為要是我來寫,我只懂得製造事件而已,但本作居然可以寫到一部電影的時長,卻又不會顯得拖沓、彷彿故事是自然地被排到最合適的位置一般,並且收回來。乍聽之下,這不是很基礎的編劇基本功嗎?可是我發現擁有這種基本功的動畫反而沒有我想像得多。

以我個人來說,通常我區分推理故事的好壞,都是先看其結構完不完整、脈絡清不清晰,以及能不能用最系統化的方式解構。若是一部「能被解析的故事」,當然是好故事,因為代表該作的故事是說得夠清楚的,能讓觀眾完全瞭解環節的進行。看推理故事,無非是關注三件事:案件發生、兇手、推理過程,其中,又涉及了「行兇手法」、「作案動機」、「證據」推理最需要的事物。本作在此方面,僅單純論編劇手法而不談劇情邏輯的話,算得是完整了,因為雖然推理分成很多階段、卻能將如此多元素整合起來而不顯得紊亂,反倒是層層推進的感覺。

 

論角色平衡:這是名偵探柯南或平次?

有論者提及:「今年平次才是真主角,快不是名偵探『柯南』了」。我覺得半對半錯,「對」意指確實今年平次的角色地位也算滿重的,但「錯」則錯在他們的風頭再強,也沒能強過「主線」。上述的說法是基於「角色」與「角色」之間的比較而成立,可是今年的劇場版、我認為不該用這套看法,而是該以「劇情」與「角色」之間的比較更好。

意思是,其實並不是柯南的存在感低,而是因為過往「賣角色」的劇情太層出不窮,畢竟同樣以「商業」為導向的情況下,「造出好的角色」跟「寫出架構嚴謹的劇情」,絕對是前者最快且最好出貨,收到的效果也最好,因為「分得出好壞劇情」的觀眾相對不多,但角色的好壞大家都分得出來(撇除掉「評論」的情況下,因為我能保證分析一名角色絕對比分析一部故事還難上好幾倍),所以我們受到太多商業片荼毒影響,也漸漸習慣於「賣角色」的思考模式。

但本作是紮實的劇情片、是由「劇情帶動角色」而非「角色帶動劇情」,角色在劇中的意義不只是「賣」,而是「劇情優先」,此段該用到哪個角色、哪個角色就出場,黑白分明,所以當然不能以這種方式思考。仔細回想,《貝克街的亡靈》也有很相似的共通點,興許此因亦是本次推理好看的其中一因。因此,柯南的出場率才顯得低,卻也不代表是平次的氣場壓過他,而是兩人同活在相同的位階「劇情」之下,故「平次主角說」是有漏洞的。

結尾的 ED 一定要特別著墨地說一下。在以前《柯南》系列沒有一首 ED 是對得上我的胃口的,唯獨今年的這次,我居然被 ED 感動到了。〈渡月橋 ~君 思ふ~〉紅葉畫面的美配合旋律的美太令人陶醉了,我幾乎是全程起雞皮疙瘩將此曲聽完的,古風的美實在太令人醉心了。特別是副歌與間奏的三味弦(或許)彈奏,聽幾次顫抖幾次。歌詞與歌名的古風亦十分詩情畫意,特別我又懂些日文,再看歌詞更有感覺。

其實我原本的預期是「就算 ED 難聽也要坐到最後,看完 Staff 表再看彩蛋」,卻沒想到 ED 居然好聽成這樣,甚至後來眼睛也忘記看 Staff 了,只是專注地聽歌並看歌詞。ED 非常有完結的韻味。提到彩蛋,本作的彩蛋真的不容錯過,因為跟正片的劇情很有關係,也幾乎可以說是正片了,而且彩蛋後還會預告下次的劇場版。要是不知道這些就直接離開的話十分可惜。

但看完本作品後,還是有覺得不足遺憾之處。第一,「古典」的元素並未有我想像得重。事前看海報與一些文章時,我原來還對本作的古典元素有番想像的,結果期望全落空了。另外聽說本作有受到《花牌情緣》的影響,確實「歌牌」此一元素在本作中跟主支線有著相當程度的關聯,比如歌牌的某些句子能夠對應到某些角色上,以歌牌角色塑造,是非常罕見的塑造方式!

但可惜的是,本作對於歌牌的刻畫不夠深入、無詳盡地介紹,我事前也沒看過任何以「歌牌」為題材的作品,使得我對歌牌劇情產生的共鳴有限。若它願意在此方面多下功夫,觀眾肯定能更好看懂劇情,但我也必須感謝本作,因為若不是看了它,我也不會開始認真研究到底「歌牌」這項運動競技是甚麼、也不會認真觀看那些 Youtube 的比賽紀錄片。同時,也因自己身為日文學習者,對歌牌更有感覺。

講到日文學習,以前剛接觸柯南,還不太會日語,聽不出關西腔,到了今天學習許多日文、也瞭解關西腔後,真的可以從銀幕上聽出滿口飛的關西腔,大概是我看動畫以來,聽到最多關西腔的動畫。第二,結尾收得太亂了,這大概也是本作無法成為經典的重要原因,收尾的力道與餘韻不夠強、讓人感慨不起來。愛情線部份,看預告片會以為結局有甚麼超展開、大高潮的感覺,結果我發現預告片還比正片好看,因為主要還是推理佔一半以上的劇情,愛情線的鋪陳實際還是很少的。

這是推理作品

但為何我對今年的柯南依舊是「滿意」的呢?在此之前,我想先說段小故事:很早以前我就是柯南劇場版的粉絲了,每一年的劇場版我從來沒缺席過。而看在我這樣的老粉中,近幾年的劇場版不斷地走下坡的現象可說是有目共睹。靜野孔文上臺後,更是愈發愈明顯。是的,雖然他一度將柯南劇場版帶上了高峰、票房年年爬升,卻也正是因他而讓柯南失去了原先的初衷。爆炸、動作戲,無一不是愈來愈誇張。

縱觀靜野孔文與櫻井武晴這對組合誕生的作品──《業火的向日葵》中的推理戲可說極度荒謬,《純黑的惡夢》更是直接放棄推理了,感到不滿而要求換導演與編劇的聲音也從來沒少過(不單指中文圈,連日本人也一樣。不知道靜野是聽到了這種要求還是怎地,今年還真的換編劇了,而且竟還是由推理作家擔任。一開始得知竟然是推理作家擔任編劇時,我的期待可說是空前的漲潮,為什麼?因為我想到了另一部作品──《貝克街的亡靈》。

在整個柯南劇場版中,我最推崇的作品是《貝克街的亡靈》,我想它大概就是柯南的最高峰了,編劇手法之完整,並沒有神展開,故事推進卻是十分具層遞性的,實是尊重觀眾的好故事。今年,歷史的軌跡竟然又如此巧合性地重覆了。本次作品的編劇是推理作家大倉崇裕,他過去從未擔任過劇場版編劇。這是睽違 2002 年野澤尚的《貝克街的亡靈》,相隔十五年後,再次由推理作家擔任編劇。

青山剛昌在今年舉辦於鳥取的粉絲座談會曾表示:「這次電影是比較純的推理,將會比前幾部劇場版的推理來得多。」原本我並不理解這句話的意思,看完後,我才明白了:「真的是這樣呢。」事實證明,果然這個決定又是正確的。因為等了這麼久、前面好幾部爛劇場版的情況,總算是出了一部能真正被歸入「推理片」的柯南了,能讓我不高興嗎?我看完電影出來後,真的很滿意。果然還是這樣最好了。

就算認真挑刺,還是有一定數量的吐槽之處,但今年真的足夠好了,甚至是部能讓我跟朋友認真討論一小時而不會想吐槽的作品,不就夠了嗎?前兩年的柯南劇場版,Lex 跟瓶子都有特地製作吐槽影片,但今年我覺得就可以不用製作影片了,因為真的夠好了。雖有吐槽之處,但做影片真的就顯得多餘與牽強了。從倉木麻衣、關西、平和、東西偵探這幾點能看得出來,本片致敬《迷宮的十字路口》的意味十分濃厚,這點可能也是我對本作有特殊情懷的原因之一吧?

其次則是由於本作的取景地在京都,給人一種莫名心安的感覺,十分唯美,再配合本片的歌牌元素,使整片亦添加了些古風美的韻味。我原本還以為就算換編劇、但導演不換也沒用,沒想到,只是換一下居然就能差這麼多了,事實證明,同樣的年番,老套的戲碼,只要換個編劇是多麼重要的事。《唐紅的戀歌》,以靜野孔文從前的劇場版作為標準,已經足夠好了。據說明年的導演就不是他了,高興倒還談不上,但這點真的又讓我更期待明年柯南的表現。

順便紀念,從 1994 年開始連載的《名偵探柯南》一千話突破!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