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WORD RESET

提供 最深度的ACG 文化與相關科技藝術之網站,也是屬於Yours

諾蘭的戰場理想型:壓縮空間維度下的《敦克爾克大行動》

.

諾蘭的《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上演以來,正反意見就交鋒激烈,有人說這是諾蘭拍過最爛的電影,當然也出現了不少「你根本看不懂這部片」的反論。喜歡與否本屬個人直覺感受,《敦克爾克》不會因為這是諾蘭導演的作品就神聖不可侵犯,或者人云亦云地跟著附和一些建構在外行內行的觀影理論、專家業餘的欣賞門道,你喜歡就是喜歡,討厭就是討厭,如此而已。而我們對《敦克爾克大行動》的觀點也很簡單:「以一部戰爭史詩片而言,《敦克爾克》十分難看,但或許所有的導演耗費一生,也會想拍一部這樣的二戰片。」

筆者完全是電影門外漢,觀影前沒看過各方專家的影評論戰,本篇也不討論各家影評論說,僅以兩個非常個人的觀點來解釋十分個人的觀影心得:「戰場理想型:壓縮的空間維度」與「統合性的個人壓力感受」。

【以下劇透提醒】

 

 

 戰場理想型:壓縮的空間維度

《敦克爾克大行動》和一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爭片相比之下,一個顯著的特色就是乾淨的戰場、沒有大量橫屍暴露在外。沙灘白潔,天空晴日海水正藍,只要稍微對比一下史蒂芬史匹伯的《搶救雷恩大兵》戰爭畫面,砲火猛烈、一個爆炸左邊血肉模糊右邊斷手飛來;諾蘭的戰場非常簡單、純淨;最後英國飛行員降落夕陽沙灘的畫面,海天一線夕陽餘暉,更難以讓人相信這是戰爭片。

根據維基的記錄:在敦克爾克的沙灘上,英法聯軍都丟棄了近 1200 門大炮、750 門高射炮、500 門反坦克炮、63000 輛汽車、75000 輛摩托車、700 輛坦克、21000 挺機槍、6400 支反坦克槍以及 500000 噸軍需物資。但在電影中,沙灘上有著排隊的人看起來根本沒有多少人;整部電影中更完全沒有出現任何坦克車、大型重火器交戰的畫面,電影中還自我解嘲的地說:「德國怎麼沒有派坦克過來?」「坦克太貴重了!不會派來這裡!」,事實上在電影中,連德軍(敵人)的臉孔身影都付之闕如。

空中也是一樣,英國空軍在敦克爾克撤退中共出動 2739 架次戰機,但在電影中只有三架(嚴格來說甚至只有兩架飛機的駕駛員有戲份),所以天空也非常乾淨,機槍的軌跡都充滿意念描繪。你當然可以說導演演繹的是其中一個片段,但是想想過去各種戰爭史詩片,靠今天的電腦動畫技術你要創造海灘上擠滿幾十萬黑壓壓的人頭士兵絕非難事,你要描繪幾百架戰機在高空交戰,黑雲火光交織,地上砲聲隆隆,每三五秒來個麥考貝大爆炸也易如反掌,

 

 

諾蘭不是不能,而是不想。我認為這是一個導演心中的「戰場理想型」(Ideal Type of Battlefield),一個概念下的壓縮空間,把一切非人事的戰爭畫面極度簡化,凸顯戰場上的士兵與所有人的的臉孔的表情、的不安、的惶恐。

大多數的戰爭史詩片如何創造 EPIC 感?我方排個十幾萬人的壯大軍容,對方也是排成一大方陣,雙方高喊正義的口號和誓詞,然後雙方向前衝,不管是中古的弓箭手、投石車,或是近代的大跑,前線衝鋒的人們一直倒下,然後雙方大軍碰撞在一起,殺個你死我活。我們在《魔戒》之類的電影早已看過太多,不是嗎?為什麼史詩?為什麼爽快?因為我們是站在上方觀看這種廝殺的觀眾、是俯瞰一切的造物神,所以爆炸越大越好、血噴得越多越好,這樣我們才會看得爽快血脈噴張。

故如果帶著「史詩感」去看諾蘭的《敦克爾克大行動》,或許你也會覺得難看且失望,本片從頭到尾沒有什麼爽快的高潮,因為那低沈的打擊聲從電影一開始就從不間斷地作為背景音樂,不斷地在敲擊你的耳朵和心靈,不斷地給你傳來壓力。

 

上面的圖示分別是《魔戒》、《搶救雷恩大兵》和《敦克爾克大行動》,可以凸顯我所說的諾蘭的「戰場理想型」。

 

 

■ 戰場理想型:統合型壓力感受

雖然找來史詩音樂大家漢斯季默配樂,但是直到電影的後半段,電影可說是沒有任何背景音樂,只有不間斷且持續地低沈打擊聲。我認為那個聲音是戰場上士兵的心跳,也是靈魂不安、怕死想回家的吶喊聲響。也就是讓觀眾以某種角度來體現戰場上的那種恐懼和惶恐,而明明沙灘如此潔白,天空如此明亮。

就算沒看過影評,因為社交網路的資訊曝光性,我想任何人都知曉諾蘭所採用的陸海空視角。我認為那個時間感是很重要的,對陸軍而言,大家都是想回家的人、想離開這個鬼地方的人,所以「HOME」才會不斷出現。但是盼也盼不到來的船,導致這段時間是很難熬的,故這些叫不太出來名字的男主角們,在沙灘上找尋各種漏洞、發揮人性的黑暗面,想辦法撕出一個口,只要能逃離這裡。

作為「海上」觀點的是民用商船,這是本片最精彩的描繪。諾蘭選擇了平民船隻被徵召,從英國開往法國「戰場」上拯救英國士兵,費時一天。這段平民進入戰場的過程是大多數戰爭電影所沒有描繪的視角,如同戰爭遊戲《This War of Mine》所呈現的,平民或是才是戰爭中受波及最大,但也牽連最重要的一群。

所以他們看到戰爭上的士兵,包含因為壓力症候群 PTSD 而不願再踏上戰場的獲救士兵,只要挨過魚雷攻擊,知道在封閉水裡逐漸無法呼吸的那種恐懼,再也沒有人能維持精神正常,還有千鈞一髮拯救出的飛行員…諾蘭花了很多時間在平民的視角上,我認為這也是他的「戰場理想型」視角之一,因為戰爭爆發,覆巢之下根本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作為戰機駕駛員的飛行員成為了英雄,守護了大家的生命。他計算著剩多少燃油才能返航,最後決定為了在下面陸地和海上的同胞們奮力一搏。在天上的人、在上位的人、掌握資源的人,擁有更多視野的人,能為下面的大多數人盡更多的責任自然獲得了掌聲與喝采,最後那一段燃油耗盡的迫降過程拍得實在太美,在金黃夕陽餘暉下,海天一線安全降落的景致,無疑是對於駕駛員情操和行為的饋餽,把自己飛機焚燬的那份從容,雖然他一直戴著駕駛帽,我們到最後才看清楚他的容貌,無疑是一種諘讚

 消逝的敵軍身影與時間概念

前面提到,這部電影雖然出現了德軍的戰機和轟炸機,但事實上你完全看不見敵人的身影與面貌,你知道有德軍開槍,但根本看不到任何一位德軍士兵,換言之:「恐懼和危險確實存在,但你不知道在何時、何地」。加上背景音樂固定且持續的打擊聲,更強化這種不安與緊張感。把這個概念放入諾蘭的電影時間軸線中,陸上的一週、海上的一天,空中的一小時,我認為這個「不安恐懼的時間感受」或許正在凸顯:「阿,我的生命就在這段時間裡面了」

對於飛行員而言,我的生命,就在這一個小時內奉獻給天空,為了海上和陸上的同胞能夠平安回家;對於被徵召的平民船長而言,我的一生,或許就在這一天了,前往戰場我能夠拯救多少同胞呢?對於被包圍等待救援的士兵們,我的生命就在這一週了,倒底能不能回家呢?倒底排不排到隊呢?我該怎麼辦才能活下去?

三種時間的壓縮感受,透過不同的視角和觀點,呈現了戰場上的人們的神情與緊張。無須大量的絢爛爆破場景和堆積如山的屍體,當「希望」來臨時,背景持續不斷的沈重打擊聲突然轉換成雄壯的配樂。回到了家,就算是戰敗、哪怕是撤退;沒關係,活著就是希望,同胞在家鄉歡迎你,

「你回來了」

《敦克爾克大行動》不是什麼壯闊精彩的戰爭史詩片,但我想,大多數的導演都會想要導一部這樣的戰爭,這樣屬於自己的二戰片。


 

因為演員人數不夠,所以用立牌來增加人數。這也顯示了諾蘭不想要用電腦動畫來增加大場面人數的想法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