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 ACG 文化研究與相關科技藝術之學程,也是屬於Yours

《對馬戰鬼》:境井仁的武士道

問到 2020 年最棒的年度遊戲 GOTY,或許不少玩家會選擇《對馬戰鬼(Ghost of Tsushima)》。從劇情闡述的觸動人心、歷史環境的整體展現、音樂及畫風的藝術饗宴、戰鬼潛行與武士戰鬥以及各種系統的連結,使玩家沉浸於「仁之道」的體悟。

剛好最近也推出了新的多人挑戰模式。

故事從蒙古帝國侵略對馬島的戰爭開始,對馬地頭(領主)志村帶領境井仁等人抵禦外敵,然而在力量懸殊下大敗。境井仁在此大難中不死,武士之路逐漸化為修羅戰鬼並解救對馬百姓,此種不名譽的做法也導致志村與境井仁的分歧,甚至被將軍剝奪官爵並被通緝追殺。

志村貫徹武士道的精神,交戰以武勇敬意,浩然正氣與克己復禮,控制情緒而以榮譽為重;將忠君大義作為守則,視境井仁如己出,甚至為養子栽培,期待境井仁能身心克制並成為光明磊落的武士。

在遊戲製作組將回憶與現在的交織安排下,玩家在遊玩過程中,更能理解出主角仁的成長過程。自身個性與情緒,家人與其社群歸宿,武士階級的基本視域,以及面臨戰敗現實後,新的同伴與視野衝擊,無奈、抉擇以及真正的承擔。

仁之道與戰鬼邪道

筆者的概述無法闡述玩家在進行遊戲中的各種多元體會,但仍嘗試以有限的文字敘述,希望能讓讀者理解到《對馬戰鬼》除了是優秀的遊戲作品外,亦是很好的思想教材:傳統文化的傳播伴隨科舉與升學課綱的限制,而使得思考逐漸受到限制,

更能讓玩家體會到儒家思想與武士道精神的相互連結,從戰國到江戶時代,儒家思想如何在效忠、重視榮譽的武士道結合為一。

起初境井仁對重要夥伴結奈的盜賊與暗殺行徑抱持反對,然而在旅途中他逐漸理解到,官府所陳述的武士品德教條,具有很大程度的瑕疵。在體悟下,境井仁的「仁之道」與志村不同,

志村屢屢告誡境井仁需要以榮譽作為立世基礎,即使面對戰爭的失敗,也不可以「戰鬼」邪道手段來行事,而境井仁認為在此無奈之下,解救百姓只能透過非常手段來達成。

志村對「戰鬼」的行事方式有兩點反彈:一則在榮譽上感到羞恥,從毒殺、暗算、殘忍、棲身於黑暗中皆與武士的素養不同;二則是「戰鬼」的形成容易造成下剋上的野心可能,也就是反動份子威脅到掌權者的地位利益,影響原本穩定的秩序。

不過在遊戲中,逐漸顯現志村雖有格調與勇武,卻盲從的將名譽視為整體,視貫徹將軍命令為忠義,在其「宋襄之仁」的作戰風格領導下徒增傷亡,反而把百姓生命放在最後;

這與境井仁將「百姓優先」有根本上的不同,也因此聚集結奈等志士的幫助,然而志村有其武士階級的基本偏見與傲慢,常鄙視結奈的出身與其手段,甚至想將此種不名譽的伏誅罪名轉與結奈一夥,以保境井仁的清高與名譽並授領戰功。

在這樣的基本脈絡下,光鮮亮麗的武士尊嚴,要求身心克制的實踐,我們依舊看到了志村的行事風格,展現了「禮教吃人」與「愚孝作忠」的社會壓抑等「奴家」服從,在國家危難時需要百姓出力則使用條件交換,

在名譽之下又選擇切割清算官府所認為的反動分子,沒有將百姓視為一個尊嚴生命來對待;志村守護家園是出於對上級的職分,幫助百姓是出於其階級的尊貴,克己復禮的背後卻展現其高傲與歧視。

在思考的辯證下,通篇故事展現境井仁所選擇的「仁之道」視禮教為浮華表象,不被名譽與爵祿綁架,以民為本為優先,親身體察民間疾苦而不高傲,不存有階級歧視的傲慢,更不是體制下的器具。

境井仁的克己是出於對百姓的良心,武士道是犧牲奉獻的保護弱者,而不是向社群上級領記嘉獎的工具,也不是弄權的野心可能,默默地成為不被理解的「戰鬼」,哪裡有苦難就往哪裡去,即使無親無故,被掌權者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守護百姓的故事依舊還會繼續,

誠如境井仁所說:「我是個武士,但我願為捍衛家園犧牲所有。我沒有榮譽可言,但我不會對我的親人下手。」


SOURCE

作者|NiohShura
Mail|healthphd0421@gmail.com
Website|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php?owner=niohshura

白天在書本期刊中探討,晚上在類魂遊戲中探索,處於博班攻讀與白金攻略之間,並以影劇、動畫作為調和。總之,ACG很棒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