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WORD RESET

提供 ACG 文化研究與相關科技藝術之學程,也是屬於Yours

關於努力的勇氣:論《怪物的孩子》

 

原來眼前這個看來武功高強、狂妄自大的傢伙,居然跟自己一樣只是個沒人要的大孩子;這一老一小,都是拿著強撐起來的兇悍面目,遮掩心中的孤單、恐懼。怪物(妖怪)的孩子是個人類。或許你會以為,《怪物的孩子(バケモノの子) 》這部電影會討論同種、異類間的認同問題,或是霸凌乃至於一般大眾排擠「非我族類」的常見現象,但如果這片子是這樣就太沒趣味了:與眾不同並不會讓你孤單,而是忘了在你的身邊,永遠都有可以對你伸出雙手的人。

Monster-child1

擺蕩在兩個世界中間

悲慘小孩的身世,永遠是最容易發揮也最牽動人心的故事。九歲的蓮跟在早已離異父母的母親身邊,偏偏母親又車禍去世了。找不到失去蹤影的父親,倔強的蓮感受到自己前所未有的孤單,不願跟著母親一族離開而逃家,誤打誤撞地從澀谷的小巷進入了妖怪聚集的澀元街。澀元街的宗師要退休了,繼任者的武鬥賽將要開打,一心想要跟豬王山鬥的熊徹,為了符合規定,誤打誤撞跟蓮湊在一起成了師徒,還給傲嬌的蓮取了「九太」這個名字。

九太一開始其實根本不想當熊徹的徒弟,只是順勢接受了面惡心善的熊徹收留他的好意而已,然而,直到一次市集中的械鬥,九太才發現整個澀元街的民眾,沒有一個支持熊徹:原來眼前這個看來武功高強、狂妄自大的傢伙,居然跟自己一樣只是個沒人要的大孩子;這一老一小,都是拿著強撐起來的兇悍面目,遮掩心中的孤單、恐懼。

時間一晃就過去八年,九太不但已是 17 歲充滿著青春能量的青年,還在無意中又回到了人類世界。他拾起久未碰觸的書本,看著小時候家裡有的文學名著《白鯨記》,碰到了年齡相仿的女高中生楓,最後還找到了失散多年的父親。他的人生再一次面臨抉擇:就這樣去跟著父親,或是回到澀元街去?不對,是回來跟著父親,或是回去澀元街……到底哪裡才是他的歸屬?只不過時間可不容許他慢慢想,一場危害著兩個世界的危機已經近在眼前,九太不能遲疑,只能靠著眾人給予的歸屬感,勇敢向前。

Monster-child11

努力的勇氣

三段話其實沒有辦法將近兩小時、時間軸前後共九年的電影故事說清楚。蓮因為孤單而離開人類進入妖怪的世界,那人來人往、繁華如此的澀谷大馬路口卻是最能突顯人與人之間竟是如此疏離的景象;九太因為不再孤單,重回到他初次生長的地方,而這樣一段轉折,卻是在周遭幾乎全是異類的環境中產生。看起來是如此地嘲諷,卻告訴我們,這個世界很廣大,你能夠不孤單,你能夠找到跟你心靈契合的親友,不論他跟你相差多少長相、年齡、背景、距離。

孤單的人,會彼此靠近:熊徹與九太,楓與蓮。一開始或許只是相互取暖,但之後就會變成相互依賴,有了羈絆,再難分開。依賴與羈絆不但不是壞事,還是你我一生之必需。孤單讓你害怕,縱使你已經沒有什麼能再失去;孤單讓你恐懼,彷彿世界已經到了盡頭。然而,朋友也好,家人也好,素昧平生也好,那一點點依賴,就可以成為繼續努力下去的勇氣,因為你知道,有人正關心著你,你的心靈不再空虛,幸福滿溢。

熊徹與九太就像一對歡喜冤家,雖是師徒,但特長互補、相互依賴,到最後到底誰是師誰是徒根本分不出來了。他們一路鬥嘴吵架,卻是最無法放下對方的人,打是情、罵是愛,這強烈對比套用在他們身上十分貼切。因此我們才能體諒當熊徹被暗算的那一刻,九太的忿怒其實是包含了多少悲傷,我們也才能感受熊徹為了幫助九太、表面上成了神實則是永恆的禁錮,究竟是多大的犧牲。

這努力的勇氣,力量是如此強大,在你目前的人生中,是否也曾經歷過這個過程呢?每天累積的一點膽怯與怠惰,就會漸漸消磨掉想要去努力的想法。然而絕對不要放棄想要握在自己手中的那些,因為你其實無法想像那種失去了希望與目標的歲月是如何侵蝕著你的心靈;而當時光稍縱即逝時,回頭一看來時路,竟有如平坦的水泥路般灰白而空白著,少了屬於你的燦爛色彩,你恐怕很難相信這會讓你感到人生有多麼孤單。所以,就讓我們帶著努力的勇氣,像九太/蓮一樣,勇敢地踏出步伐,追尋著自己想要的人生吧!

老人不是只能推坑

其實熊徹這個角色還有一個特殊性,一般來說很少見到。的確,不分任何國家或社會,年輕世代往往都是扮演著改革的角色,直到他們老了為止,主動交棒給新的新世代,或是被新的新世代給取代,我們也常可以聽到一個說法「未來就靠你們了」。好,未來交給新世代了,那老一代要做什麼?還是活著不是?所以是退休了?或是退縮了?退到沙發裡當馬鈴薯了?

難道說,說了這樣一句話,就可以沒有責任了嗎?還是說,因為做得不好,或是要有禮貌讓賢,就可以這麼輕鬆地推坑?逃避責任也好,失敗主義也好,讓年輕人承擔責任自己卻置身事外,只不過是讓一代又一代的人不斷犯下相同的錯誤而已,想要的改革與進步,能有多少?

於是,我們經常在很多動畫或電影中可以看到類似鋪陳:在面對困局解決問題的最後 Happy Ending 中老人都消失了,只有幾個少男少女拯救了世界。年輕人有身材、有美貌,本來就是戲劇的主角與閱聽人幻想的焦點,當然是輪不到老一輩搶鏡頭的,而我們也似乎就這樣被洗了腦,覺得老一輩就是沒用的垃圾,丟到山裡餓死就可以了。相比於九太來說是老一輩的熊徹,這次發揮了功用。雖然只是以助攻的方式讓九太完成了任務,但是這樣便以足夠,而且也沒有搶戲、觀眾的幻夢也沒有破滅。

這是多麼美好的設定,自編自導的細田守或許就是意識到自己也已經是「老一輩」而覺得不甘心吧?

Monster-child41

一郎彥的錯是誰造成的?

整個電影中,一郎彥的成長轉變雖然是很合情合理的,但是仍令人感到些許訝異與嘆息。但值得探究的是,造成這樣的結果,是因為有誰做錯了事嗎?難道說錯在一開始不讓他自生自滅嗎?錯在七早八早沒有告訴他事實讓他無法承受嗎?錯在豬王山對自己太有信心?還是錯在,我們都以為「這樣做對他最好」?

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我們或許能引導,但是無法真正左右其他人的思想;如果他正走在一個你不想看到的道路,那可不是你想扭回來就能成功的,別忘了,你說什麼他不會照單全收,更可怕的是,你沒有辦法每分每秒都盯著他,知道他的每一個想法。就此推論下去,你是否會同意,孩子能平平安安長大、好好照顧好自己又能對社會有些貢獻,其實是一種好運氣的結果?

如果你同意這樣的推論,再回頭看看北捷隨機殺人的鄭捷,那種被害人的家屬乃至社會中其他人遷怒到鄭捷父母的說法,你能接受?

人物背後的動人聲優們

事前沒做什麼功課的情形下,看到片尾名單真是驚訝處處。什麼!熊徹聲優是役所廣司!根本聽不出來啊,但是真的活靈活現表達了熊徹的個性;少年的九太是宮﨑葵,可以聽出她刻意壓低嗓子後的個人特色,跟之前在《篤姬》中的某些嚴肅講話時有一點點像;青年九太是染谷將太,之前還看過他演出的《寄生獸》;多多良則是大泉洋,目前 NHK 正在播的大河劇《真田丸》,他飾演主角真田幸村的哥哥真田信幸;

豬王山的山路和弘,之前在《軍師官兵衛》裡飾演安國寺惠瓊;青年一郎彥的宮野真守是聲優圈多產藝人,代表作是《死亡筆記本》的夜神月與《櫻蘭高校男公關部》的須王環;而宗師的來頭更大,他是日本演藝圈很資深演員兼導演的津川雅彥,回想起來宗師那個裝可愛的聲音真的就是他某些劇裡演出的調調。

片尾曲也了不起,是 Mr. Children 的 Starting Over,歌詞內容講的彷彿是電玩遊戲主角面對最後魔王的場景,但不如說是熱血青年面對自己的心魔,不斷突破極限邁步向前的超級勵志歌,難怪細田守說這歌跟片子很貼切,所以選擇作為主題曲:

瞄準那隻肥大怪物的頭顱
要用藏著的散彈槍把它擊斃
這次一定要 毫不猶豫地
扣下扳機才成啊

那傢伙的真身是虛榮心?
害怕失敗的恐懼心?
還是那個被別人抬舉 變得得意忘形
膨脹起來的自尊心?

來吧 好好調整凌亂的呼吸
把注意力集中在指尖上
在只有我能去的世界裡 響起了宏亮的槍聲

耀眼 稍縱即逝的光芒 一閃而過

「一件事情的終結 又是另一件事情的開始」
是的 那道光一定是這樣對我喊著
被逼到末路的怪物的眼眸裡
我看到了孤獨和純真
它就像被捨棄的小貓一樣
膽怯的捲曲著身體

啊啊 如果可以就這樣繫上繩子
把它馴養起來的話就好了

被眾多選擇和可能性包圍

一直追尋的事物 一直期望的東西 都漸漸變得面目模糊了起來
「有一些什麼新生 就會有一些什麼死去」
是的 我們是永遠無法逃離這個循環的吧
過份安穩的黃昏
深夜的靜寂
怪物又再次失控放肆
我屏息靜氣
把子彈裝進彈匣
不讓它察覺這份無聲的殺氣

今天也 在只有我能去的世界裡 響起了宏亮的槍聲
耀眼 稍縱即逝的光芒 一閃而過
「一件事情的終結 又是另一件事情的開始」
像這樣世界繼續不停運轉
「一件事情的終結 又是另一件事情的開始」
一定 一定是的
(歌詞感謝 akirasaku 的努力)

Monster-child77Photo Credit| 七色504 -http://7504.info/?p=998


Source
影音檔案櫃|〈怪物的孩子─努力的勇氣〉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