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 ACG 文化研究與相關科技藝術之學程,也是屬於Yours

Final Fantasy 是新的韓團嗎?一個 IP 價值再評估研究計畫

隨著遊戲已經發售幾個月,現在已經沒什麼人在談《Final Fantasy VII Rebirth》,所以輪到我們來談。我們計畫向 SE 本社或相關機構提交 IP 再評估研究計畫。

賣得並不理想這件事並非新聞。根據我們所掌握的情報,雖然 SE 早就預期到會比第一部 Remake 下滑,但沒有想到實際情況比預期更慘烈。

或許大家仍有印象,四年前推出重製版第一部時,剛好遇到任社超長賣的《動物森友會》,輕鬆首週就破了兩百萬的大關,當時《Fami 通》可能受到壓力,硬是將《FF7 Remake》的銷售數字延遲公開,

後 SE 官方發布了《FFVII Remake》全球實體、數位版合計銷售達一百萬記錄的新聞稿,宣示該作品到達「百萬級」;不過 Rebirth 迄今仍未發布任何官方公告。

 

根據《Fami通》的資料,累計至第三週的實體版本累計為 30 萬出頭,由於目前日本諸多的遊戲二手店等已經可以買到中古片,故日本國內的最終實體版銷售數字大約就是落在 30 萬左右(至 3/31累計的數字是 310,596,排名 13。)

實體版數字只有 Remake 的二分之一以下,更低於《FFXVI》,即便加上未公開的數位版也是。關於為什麼銷售數字不盡理想這件事網路上已經有太多說法了,包含優化遊戲體驗不佳、小遊戲過多、拆分成三部曲、或是對於搞平行世界劇情的批評等等,每位玩家都可以找到自己喜歡或不喜歡的理由,

但有一個不可否認的因素:也就是作為兩大國民 RPG 之一,《Final Fantasy》 的品牌價值(IP)正在衰退。

上文提到,四年前 Remake 發售時遇到了《動物森友會》的壓力。事實上,即便過了四年後的今天,《動物森友會》還賣得比《FFVII Rebirth》 還好。 本週的 fami 通銷售排行,動物森友會還在第九名…. 來源:https://reurl.cc/yLYy72

智慧產權的知名度和商業價值評估​

大家不妨可以問問周圍比較年輕,自稱有在打電動的朋友或公司同事,對於 FF 這個品牌認識有多少?可能因為最近有推出新作品、Youtuber 有在介紹或許比較多人知道,但實際玩過的人可能並不多。我們之前針對台灣的大學生內進行簡單抽調也印證了這一點。

下圖是我大概十年前在台灣大學法學院舉行 FF 課程時滿坐的照片,這十年間,不僅是台灣,整個全球的遊戲圈的型態都有顯著的變化。現在如果再開這個課,搞不好根本沒有人要來上了。

 

 

「Final Fantasy?是新的韓團嗎?」
(這個不是笑話,是真的某學生的回答)

 

可以理解成類似職業選手的綜合表現報告,作為球團和經紀人之間談判年薪的參考依據,最壞的情況就是「戰力外宣告」

由於現在大多遊戲公司(其實各行各業均同)都是由專業的經理人而非玩家或製作人來負責營運,所以當拿不出成績時,這些專業經理人大多沒有什麼遊戲愛或過往榮光的情懷,

使用的名稱可能有所不同,但所有的系列作品都會經歷這個「IP 價值評估」的過程。也就是說這個作品到底還有沒有市場?

某一遊戲的續作幾乎每 1-2 年就推出一款續作(例如某個大腿突然很受歡迎的作品),但也有一些作品很久不推出續作,甚至再也不會推出新作了;

一般來說業界的標準是 6 年左右,這與各公司項目立項的流程有關而有變動;但如果一個系列長時間沒有推出新作品,不是團隊已經解散收編或主導人物逝世,就是這個 IP 基本上已經被放棄。

所以我們經常聽到某某工作室裁撤或合併、或是某某有名的製作人宣布離開公司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以獨立遊戲或是眾籌的方式來繼續做遊戲,關於這些例子或許大家腦海就能浮現許多人名了,

但由於 IP 是公司重要的智財,故即便已經不具備市場價值,基本上也都只是雪起來藏而不會捨棄;例如 2019 年透過群眾募資來發行的《莎木 3》就是鈴木裕獲得 sega 的 IP 讓渡使用。

Final Fantasy 作為日本國民 RPG 當然不會被雪藏,但是不是值得再投入大量的資源和時間去做「3A 作品」則是一個值得研究的問題,

過去 SE 採取的策略是把 IP 大量外包給各工作室,做出各種掛個 FF 的招牌和人物,但遊戲內容完全不同的衍生手遊作品,一旦獲利無法到達預期就毫不留情的宣佈結束營運,

大量 FF 的衍生作品在營運未滿數年內就停運,這是否又反過頭來傷害了 FF 的品牌,並進而影響了玩家對於本傳的信心?

其他如他國玩家對於近年來的 IP 文化認識,以及各國在地化的過程中對於 FF 的認識變化等等,我想有諸多的問題和市場關係都值得研究

從 1987 年推出第一作以來,很快就要迎接四十年的輝煌歷史,如何「回顧」、「繼承」和「再生」,不管對於伴隨青春成長的玩家而言,對於整個遊戲歷史而言,或是根本性的銅臭資本而言,

都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檢討報告和展望計畫本來都是要做的,我們作為從一代玩到現在的老玩家,依舊非常關心,所以就算主菜分不到,旁邊的羹就由我們來做吧!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