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WORD RESET

提供 最深度的ACG 文化與相關科技藝術之網站,也是屬於Yours

我叫「龘搚㷯矲㐣䔤朇齾㮟卽䯦鬄齆」:達拉崩巴的現象與語言意義化

我叫「龘搚㷯矲㐣䔤朇齾㮟卽䯦鬄齆」:達拉崩巴的現象與語言意義化

 

用亂滾隨意打鍵盤創作出來的歌詞也能被傳唱而且蔚為風潮,這就是中文 Vocaloid 圈正在發生的事情。作者 ilem 在 2017 年 3 月於 bilibili 上傳了《達拉崩巴》這首歌,因為精緻的作畫以及認真的曲風獲得了極高的評價,目前原曲已經達成近 290 萬播放數,甚至還獲得了 Vsinger 創作徵集大賽的銀獎。

相比於播放數更令人驚訝的事情在於,這首歌曲不僅僅是熱門高人氣而已,還獲得了大量不同視角的改編,僅音樂區就有約上千篇相關投稿,不管巨龍的視角、公主的視角、國王的視角、王浩然的視角、Break 視角,甚至還有數學版、無機化學版等等不同的填詞,堪稱「達拉蹦巴現象」。這一現象像是一場狂歡,一種語言重新「解構再編成」、「去意義化」與「再意義化」,更是一種體現網路時代才會出現的「語言-音樂-劇情」的調整化。請先聽下面這兩段影片:

 

認真的部分:中文語言的解構和戲謔化

這原曲的故事非常簡單,但具有一個高度的鑑別度:也就是你是不是屬於 XY 世代(不管這個稱呼叫什麼),所謂的網路世代數位原住民(Digital natives)。Prensky 教授在 2001首次使用這個詞彙時,他指的是那些「出生時就伴隨著網路 3C 產品的世代,他們使用網路產品或理解資訊,乃至於理解社會與世界都是「數位型態」的。如果你是,你會很容易接受這種洗腦歌,反之則不然,你會覺得這在唱什麼,甚至是對於音樂的褻瀆。

歌曲的內容十分簡單:勇者砍死了巨龍,勇者和公主過上了幸福的生活。和那些被傳唱過千千萬萬遍的勇者鬥惡龍故事一模一樣。而歌曲的最大特徵是:故事中這些人物的名字實在是又長又難唸,或者說:刻意地帶有了「戲謔性」。一種對於中文語言的重新解構、去意義化卻又同時節奏意義化的過程。請看下面這個版本,這是一個完全複雜漢字的版本,我想所有的人都不會唸,尤其對於數位原住民而言,更是完全是「天書」:

 這是最初的原始版本。利用撲克牌和簡單的物件來創造出整個勇者鬥惡龍的環境。

另外一個原始版本請點: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9477911/?from=search&seid=12219363085626354367

勇者鬥惡龍救公主,如此老掉牙的劇情配上新奇的視頻,以及最重要的角色們怪異的名稱。《達拉崩巴》就是這樣一個混合物,看上去是無厘頭的搞笑作品,我們該如何理解它被傳唱與瘋狂改編的現象呢?如何理解這場溢出 V 家圈子的 B 站眾人狂歡?又是一場娛樂至死,還是有其他的解讀方法?我們讓虛擬的歌姬唱著虛擬的歌,在虛擬的網站上虛擬地聽著,似乎真的沒什麼意義,虛無的狂歡僅此而已嗎?

如果從近幾年來中文 V 圈和同人圈的發展來說,似乎可可以看到某種現象:ilem 的作品在中 V 的圈子中很特殊,他創作奇異的洗腦歌,似乎像梗曲一樣重複段子來吸引人氣;但同時他也創作正經的古風曲,重複著所謂的文化經典傳統,甚至還寫了首歌獻了他的祖國;他寫抒情曲,唱遊子漂泊;他還會唱山歌,要牽著手、要喝最好的酒、要看最好的山水。

古風帶有情調的曲目可說是近年來的同人圈主流,而 ilem 的風格萬變,但個人風格卻強烈到掩蓋了洛天依、言和等 V 家角色。「角色」,於他而言應該是最不重要的。每一首歌中都沒有出現 V 家角色的身影,每一個視頻都是那麼拙劣毫不掩飾。ilem 以外的中 V 曲是另一個世界,要唱出洛天依的心聲,要寫那些角色的愛恨情仇,要做出美美的 PV,古風當然是好的,黑化也不錯。角色最重要,不是嗎?這樣的歌才能火起來,可是 ilem 完全破壞了這樣的行規。

近幾年比較標準的古風歌曲有太多了,〈半壺紗〉、〈錦鯉抄〉和〈江山雪〉都是。請不妨聽聽看,對比一下本文的達拉崩巴現象。

洛天依是誰?對於不熟這個圈子的人根本不重要了,對於這些潛伏在 Bilibili 上的眾民而言,我們聽的都是 ilem 的歌。而 ilem 又唱的是屬於誰的歌?是屬於這個年代那些最普通的年輕人的歌。就如同他最有名的歌《普通 DISCO》所彰顯的那樣,普通的人唱著普通的歌,過著普通的生活。然而普通的人也有普通的熱情,普通的人也有靈魂,也有屬於自己的感覺,那些憂鬱、困惑、熱情是其他V家歌曲所無法關照到的。

每一首風格各異的歌寫的都是作者及聽眾最日常的生活經驗,期待驚喜(《上上下下》),深夜睡不著覺(《深夜詩人》),漂泊之苦(《離鄉》),在國慶的時候也做著報國大夢(《言氏戰鼓》),懷念童年(《最美的夏天》)。這是一個世代真實的生活經驗,ilem 之所以能獲得認可,正是因為他說出了眾人想說卻說不出的話,想唱卻唱不了的歌。在市場、資本、競爭的混亂漩渦中為我們保留了最真實的生活經驗。

用這樣的方式再來看《達拉崩巴》,或許就可以理解了。在沒有真實感的生活日常中,如何尋找真實活著的感覺,押井守給的答案是這樣的:

「即使是走過無數次的路,也能走到從未踏足的地方。正因為是走過無數次的路,景色才會變幻萬千。這樣還不滿足嗎?或許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才不滿足嗎?」
——押井守《空中殺手》

所以,這明明是一個勇者鬥惡龍救公主的老掉牙劇情,但勇者卻不叫「ああああ」,而叫一串難唸到令人憤怒,但唱起來卻十分有趣且洗腦的字串,語言的再生命力與創意,油然而生。這是一個圍繞著老掉牙的故事的狂歡


原文|張郁
增補|RainReader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