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WORD RESET

提供 ACG 文化研究與相關科技藝術之學程,也是屬於Yours

在沙漠中澆花:我眼中的台灣動漫圈與風向批判

若論死忠的作品、投資的資金、出過的本數、參加過的場次、加入的社團、按讚的粉絲頁面、畫圖與否、寫作有無、編劇能否、業界內外 ─ 很抱歉,這是一篇基本上無法通過任何資格審查的作者所寫出的文章。或許對於在其中的朋友們毫無份量也過於置身事外;然而,正因為這種「他者」的區分性,或許我能帶來一些不同角度的看法 ─ 似是而非抑或是值得討論,則留給各位評論。

「世界上只有兩個半的國家有動畫產業」

istock_flower_in_desert_med

一篇〈十三億人口都震懾了〉的中國動漫評論文章最近在網路上傳開。姑且不論提及的中國大陸動畫製作的品質好壞,這篇重磅的文章落地所揚起的塵埃,就足以廣大的各國看得懂簡體字的網民在世界各處發生論戰,姑且不提動畫製作所需求的大量細節,只看動畫所附屬的整體「動漫」,試問:你覺得世界上還有多少個國家擁有完整的「動漫」的產銷產業? 答案大概也逃不掉殘忍的兩個半。

美國是其一,日本亦算翹楚、歐洲的法國扣掉相對弱項的電視動畫,大概掐上算半個多一些。台灣在哪裡?大概真要找起,只能在數十條街外的代工歷史與《魔法阿嬤》裡找到一點影子。

鍵盤大師或者許多創作者都會這樣評論我們的動漫市場:我們的環境對作品不友善、我們的作品吸引力不足美日作品、我們的品牌難以在逆境中接觸大眾經營;更深一層的,人們會將這一切指向「沒有適當的市場」、「品牌競爭力不足」、「內容難以吸引人」、「能力不足以打造優秀作品」等「文化沙漠」論;美好的時代已經在某次高峰後就走向下坡,一去不返的情境就像曾經蔥綠的森林被沙漠吞噬後只剩下空洞的黃沙,什麼也沒有剩下。

然而,我們真的比不過那些體制完善、擁有文創類動漫作品的國家嗎?

128345

當然不及。你期待的是我說出長篇的反論,但那樣長篇的反論只是反事實而已。我們的國度入門者有了太多的限制受到阻擋─從投資的現金、投資的人數、審查的方式、審查的態度、連攜的裙帶關係綁樁一路環環相扣問題連篇,

光從一而再、再而三的「夢想家」那不成比例的投機事件、門票收得很開心展出內容卻問題處處的「真相不能達文西」、比賽很努力付出結果得獎報酬不成比例的「Cosplay 大賽」、租金足以讓創作者直接折腰致死的「假日市集租金逼死人」、最後外加擺滿不能看的書,住一晚價格只找一塊表示非常文青,只有咖啡機造型優秀的「文創飯店」,一口氣念完這一串,我想任何人都會感到絕望。我們確實相較那些領頭國家太遠、不及的太多;然而這些都可以被簡約歸納在「台灣是文創沙漠」所以「不可能有市場」這個總結上嗎? 那太草率與不成熟了。

前述成串的事件,確實是扼殺幼苗與新生活力的挫敗,就像在沙漠旁邊的植被上砍樹會增加沙漠的面積一樣。但說起台灣的「市場」,真的不存在嗎?我們真的沒有動漫的「市場」嗎?如果你覺得沒有,我建議你親自去一趟 FF、CWT 與各種 ONLY 場探險。

p1050983

日本的相關同人展覽發展十分成功,也是其他國家的模仿對象。

在這些地方,動漫迷們自掏腰包出品了自己的作品,不論擺攤出刊者是否能收支平衡、出品水平是否能比擬商業作品、內容範疇是哪一種類別與層次的創作,就粗淺意義的層面而言,這都是現存具備「交易場所」的市場。國家級別的市場或許不存在,但區域規模的小市場未必不能存在;那不過只是你認為這是否能「成為市場」的差距而已。更難聽的說法,那只不過是「你覺得不可能有機會賺錢」而不屑一顧的歧視態度罷了。要成為業界認可的市場通常需要具備經濟規模;而一個經濟規模的市場不可能從空氣中憑空變出,必然的在歷史的演進上由小的需求集結成點狀的密集,然後連成線面,最後規模才會成長成為具體的形狀。

我們說個把綠地變成沙漠的「沙漠綠化」反轉故事吧。

在塔克拉瑪干沙漠塔里木沙漠公路的兩側(也就是《鋼彈oo》 劇情中世界三大政權聯合演習的場所),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進行了一系列沿著道路拓張的沙漠綠化工程。透過土工布覆蓋穩固沙基,搭配蘆葦方格連動拼成的蘆葦柵欄、滴灌種植綠化等防沙工藝拼湊,完成了兩千萬平方公尺的綠化面積;之後搭配樹木與其他植物,進一步完成沙漠綠化的作業。

你如果不喜歡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妨也可以看看這套技術的來源:以色列的沙漠綠化。透過移民、小鎮、水管、人力資源重整所建築的沙漠逆轉工程,成功的在那早已消逝的應許之地重現綠色的蹤跡。不要嘲笑人是渺小的;人力只要願意,是可以征服沙漠的─透過自己的雙手修正過去破壞的痕跡,最後贏來的,是再一次回歸的牛奶與蜜的流淌。既然人類都有辦法再征服自己破壞過的荒蕪,或者是本來就是沙地的沙漠,那為什麼人不能征服市場呢? 市場太過虛幻,任何的征服都向是拿拳頭揮空氣。你是這樣說的。那你也太低估現存的市場了。

cNy5707

Loiza – Soucrce| http://goo.gl/YTVT2o

我們身邊有許多足以令人買單的作品,只是你習慣性狹隘的忽略而已。認識《冥戰錄》的韋宗成老師、聽聞過《戰術仙女花木蘭》的哈亞希老師、或者是《鎮邪甲冑劍獅》的 BARZ 老師嗎?如果都沒聽過,有沒有聽過連載漫畫《火人》的作者、《蠢羊與奇怪生物》的羊寧欣老師、《高捷少女四格》的作者漢揚老師?再者,接觸過《英雄聯盟》的二創嗎?Loiza、秋貓、冷蛙鍋三位老師,有過耳聞嗎?

更甚者,拿起 Android 手機打開 Google Play 搜尋「雷亞/Rayark」,有沒有聽過當紅的《聚爆(Implosion)》?再者,有沒有聽過 Green Light 企劃入選,以沒有英文運作模式姿態登上STEAM 販售、由「Erotes Studio」所製作的《雨港基隆》、以及後續其他以歷史題材為主的《五月茉莉》、《她和他和她的/澎湖灣》?

你大可以批評我大肆替這些作者工商服務,但如果你連這些作品通通都沒有聽過,那麼你憑藉著哪一點來指點「沒有作品」、批評他人「競爭力」欠缺?

我們有作品,也登得上世界的殿堂;只是沒有更好的銷售環境、更好的發展舞台。只要「市場」更加完備,我們距離那個「有動漫市場」的前鋒群集更進也更容易觸及。不要忘記,世界上還有國度連電視動畫都可能顯得奢侈、書店能買到的可能連娛樂書籍都沒有;

既然這些創作者的作品可以自由的販賣在不同的方向的「市場」,我們所該做的,不是為了「成為市場」而「壓榨市場」,更應該從不同的市場找尋重疊的區域,促進整體的互動而建造棒的互聯網才是。你認為 FF、CWT 與各類 ONLY 場的檔次太淺? 這樣說是凸顯你自己的淺碟。

keelung_start

創作沒有等級貴賤,熱情與勇氣並非愚蠢─就算是專門學校畢業出來面試工作的創作者,也不一定能順利進入業界;非專業訓練的業餘者也能夠透過自我磨練進入業界殿堂。創作本身就是一種表現與反饋的過程,縱使這其中潛藏著兌價,然透過不斷的修正與找尋方向,最後才能構成就作品的生長週期與市場的新陳代謝。

我們所要做的,是在現有的資源中找到整合的方式,增進作者與受眾的接觸面─因為喜歡商業本,所以出同人本也會去買一本;反之,因為喜歡同人本,所以出商業本也會去買一本,「務實」的去做,也只有傻傻地去做,才能夠真正的在這片沙地上埋下一代又一代的改變,最後累積出綠化所需要的土壤。只妄想著憑藉著一個憑空出現的全新震撼抬頭,或者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旋風創造商機,那哪能稱得上是市場?

億萬個點子只有千萬個行動,千萬個行動只有數萬個堅持,數萬個堅持只有千百個持續,千百個持續只有些許個成功。沒有基數,怎麼能創造浪潮?如果我們原創者無法接觸市場,無法掌握自己個性與特色,無法做自己想自主做的事情,那麼原創永遠無法被完成。

maxresdefault

現在我們眼前明明就有某種程度上有個可以交流平台的定期市集、也有許多小型的同好交流圈,如果我們就連這顯而易見的可能性都無法按部就班從創作最基礎的環節加以把握,那麼怎麼可能在未來天才與震懾六十億人的靈感降臨時提供著床?連劣作都沒有製作的勇氣,那麼怎能創造可能性的未來?

奇蹟要是如此廉價而且容易接受,全身上下精神感應框體的獨角獸鋼彈就不會那麼受人詬病了。請別再繼續用錯誤的方式在錯誤的地點上澆花。沒有建立起「受眾 ─ 創眾」之間循環的管道,縱使是幸運得拿到了一株仙人掌,也會被你澆花不良的方式給活活澆死留不下一朵花。面對沙漠澆花的態度,如果連搞清楚哪種花能澆、哪種要怎麼澆都沒能有個基本的認識,你又是怎麼能自然而然的期盼沙漠能有綠化的一天?又怎麼能推理出這裡到底能不能種花?

請別再說我們沒有市場,那不過只是迴避不正確與扭曲經營模式的自我安慰;也別期待政府的「適切」的補助與企業「良心」的發現,那不切實際的看法。眼前的世界是逆境;然而所謂逆境,是被人所征服的才能被稱為逆境─我們沒有超人,但是只有超越所以為的不能,平凡人就能成為超人。沒有正常,我們必須認知正常去建立正常的常識並向外拓張;只有所有人不斷地向外層疊拓展,最終,沙漠才會化做沃土,孕育漫開開遍野的花色。

這一切都不會是夢。只有從現在開始就朝未來前進,未來才會真正的到來。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