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WORD RESET

提供 ACG 文化研究與相關科技藝術之學程,也是屬於Yours

NieR:Automata|愛的形式主義,悲劇是將人生有價值的部分毀滅給你看

 

以下是 100 小時(36 小時紀錄 E 結局後被刪檔+第二輪 55 小時白金)之心得,大量劇情洩漏和個人觀點,許多劇情隱晦不明的部分由個人觀點腦補,如有什麼誤植的部分還請大家不吝指點。

【警告】本文內容完全劇情暴露捏他,請自行斟酌。

 

《尼爾》和《伊底帕斯王》:高貴的自我毀滅悲劇

首先先向大家坦白,雖然身為女性,但我一開始會玩《尼爾:自動人形》是被 2B 的美臀騙來的(遮臉),沒辦法,網路上滿滿的實況與氾濫成災的 coser 實在很難讓人不注意到,都快要不知道本遊戲的重點在哪,不過遊玩之後,才發現劇情更是引人入勝,白色韻律服和過膝襪什麼的,根本不是重點啊!!《尼爾:自動人形》並不像《Final Fantasy 15》那種有宏大世界觀與人物關係龐雜的磅礡巨作,本系列長處在於使用不同視角去構築出動人心弦的三聯劇。在哲學的光與影中,剖析人性的愛與絕望。

如果您不是過去系列的愛好者,或是瞭解此一黑暗劇情脈絡,想必玩到中途時,大部分人都被劇情震驚到胃痛,然後就一路熬夜熬到破關,看完結局再找朋友互相取暖,一邊哭一邊罵然後還是覺得這真是好遊戲,尼爾根本就是把一群玩家的 M 體質都逼出來的佳作(稱讚意味)。

我玩完尼爾第一輪 A~E 結局時,也是內心久久不能自己(音樂太加分了真不是蓋的),上一次有這樣雷同的心情,是看完索福克理斯的希臘悲劇《伊底帕斯王》,伊底帕斯現在因為佛洛伊德扯上戀母情結而知名,但《伊底帕斯王》真正的重點並不在此,它是人性悲劇的最高傑作,做為兩千多年前的劇本,他帶來的衝擊不亞於千年後的經典。而《尼爾》雖然遊戲裡處處充滿哲學意象,但我最喜歡的部分,還是他所呈現猶如《伊底帕斯王》的悲劇本質,展現了高貴的靈魂如何步向自我毀滅。

悲劇在現代意義上有分有很多種,有些是只要有人領便當就認為是悲劇,也有那種劇本沒演好整體坑坑洞洞的悲劇;但最藝術的悲劇,是在觀看他人不幸時,不只是感到哀傷,還得到靈魂淨化的實感,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讓你有被虐到爽感的極致,我覺得《尼爾》就是這樣一部作品。

遇到那個喜歡的人:從姊弟到亞當夏娃

2B 的人設雖然造成極大的轟動,但另一位主角 9S 初見時沒什麼特別感覺,是要經過一段時間才覺得有趣的角色。一開始還想說 9S 好邊緣好可憐,2B 還對他那麼冷淡值得同情,開始相處之後才發現對不起一切都是誤解,9S 根本是個好奇心旺盛欠調教的萌正太,和冷淡的 2B 成為互補,在本遊戲中,他的求知慾成為我們了解世界的媒介;換言之,9S 是玩家的眼睛、耳朵和嘴巴,讓我們瞭解世界變成什麼樣子。

從探索廢墟都市開始、走過沙漠與樂園、漫步在森林與海岸,調查世界的過程,不但能與人造人互動,還能去了解敵人─機械生物的各種想法,這世界沒有切成兩個單純互相抗衡的勢力,有愛好和平的、有獨立建國的、也有因神瘋狂的,如此多樣的敵方組成,對我來說是種很新奇的體驗。由於整個地圖不大且不枯燥,角色互動成了焦點,2B 和 9S 談論的話題非常多元,從愛情的誤解、各種人性情感構成、到是否存在靈魂都多少都會去談論,令人意外地有深度。由於 2B 的話非常少,在講話或是發表意見的幾乎都是 9S,故在遊走的過程,慢慢可以理解 9S 才是本作的真主角。

9S 和 2B 的互動很有意思,以為設定上是「姐弟情感」,但後來姐姐這角色被很想要家人的 210 拿走了,而 2B 跟 9S 自爆都很故意搞得跟殉情一樣,就覺得案情不單純。根據訪談,製作團隊並不打算給予這段關係確切的定義,這兩人可說是遊走在曖昧的境界線上,或者更正確的來說── 9S 一直試圖去跨越那條線。尤其遊樂園這段,第一次玩的玩家應該都會自然而然地在配著煙火的雲霄飛車上,一邊戰鬥,一邊聽到 9S 狂凹 2B 叫他小名奈茲,搭配這麼浪漫的情景,我實在沒辦法阻止自己腦內的小宇宙爆走啊!

因為我玩很多遍,曾發現若沒及時跳上雲霄飛車,會在地面強制開啟這段對話。沒有煙火跟戰鬥加持真的氛圍差很多,看起來就沒干係的人在對話。後續的橋段大抵類似,森林王國時 2B 也是在戰鬥中說漏嘴,9S 從一開始很得意到有點失落的樣子,一開始有些不能理解怎麼會在這些地方放閃光,但後來去沙漠接了怪卡絲的研究任務,她會說明人造人在「戰鬥」時,跟人類「戀愛」的腦內反應是類似的,戰鬥和戀愛一樣有快感,好合理解釋劇情,早說是戀愛感嘛,怪卡絲我相信你了。

在地堡與 NPC 對話,會有一個通訊官表示就算 9S 和 2B 只是剛好一同出任務,感情也是比其他組好。或許從這點推論 9S 是內建親近 2B 的設定(被殺的時不會大力反抗),如果相信內建程式也是一種命運(以遊戲設定應該稱做必然性),那麼不論輪迴幾次,明白真相的 9S 都必將義無反顧地靠近 2B

可是在第三章 9S 爆走之前,這份感情可以說沒有什麼明確的佐證,也許 2B 方面的情感因為壓抑而模糊,但另一邊不管怎麼看,9S 是對 2B 有所謂「未來的想像」,這是愛情的一個重要要素,例如他覺得在地堡有個人房間也很難放鬆,但和 2B 在抵抗軍營的房間卻有像家的感覺;或是拼了老命想透過「奈茲」這個小名拉近彼此的距離;最明顯的地方就是在於商業地區閒逛,9S 會說出:等到和平的時候,就一起去購物吧!我要買一件適合你的 T 恤。

人造人的時間非常漫長,故 9S 這樣說,其實是非常含蓄地表示我想和你一起走下去的告白。

透過 60 跟 2B 哭訴失戀的劇情,透露人造人是明顯有男女意識的,雖然每次 9S 都包裝的很好乍看很難發覺,像是沉沒都市的戰鬥中表示之後去洗澡什麼的,講的好像等等下班去喝咖啡一樣自然,但細想就覺得不對勁,誰會沒事跟異性同事會說出這樣的話,說 9S 沒有遐想,騙誰啊!這種狀況大約持續到亞當引來的那句「你其實想△※2B 吧」,一整個衝擊玩家想像,等級堪比邏輯病毒,顯然 9S 是有渴求的,愛本身就包含喜歡和慾望,雖然 9S 不斷否定,但來不及了,這兩人彷彿化成了另外一組亞當與夏娃(相較於遊戲內的亞當夏娃)。

亞當與夏娃的劇情,表示機械生命體的高度進化(機械生命是自主殺死神,跟人造人被迫接受神死亡不同),亞里斯多德認為,悲劇是對人的行為的模仿,亞當對人類的好奇引來自身的死亡,也引起夏娃的憎恨,一連串的模仿都是重蹈人類的結局,而在生與死的輪迴,9S 也因為傾慕人類而走上雷同的悲劇。

走 AB 線結局時,看到 9S 因病毒感染必須要重新歸零,讓 2B 哭著殺死,當你要去抽衛生紙擦淚時再來個備份大逆轉,整個就是從天堂掉到地獄然後突然把你拉回人間的感覺,不過看到 2B 破涕微笑,失而復得的感動,心底的暖意都起來了。這結局告訴我們,備份好重要,後面真的可以加一個雲端備份廣告我相信我會買單的。總之鬆了一口氣的同時,超想大喊你們快去結婚!錢給你們,快點去!!!

其實綜觀整個 AB 線,2B 的想法都很模糊,即使她容易因 9S 受傷而失去理智,也會為了 9S 哭得死去活來,甚至願意捨命救他,但情感的表達還是由 9S 在主導的。遊玩過整組劇情後,回頭看 2B 的行事,會理解許多的沉默來自做為處刑機的心理掙扎,她的痛苦都是自己背負,「我們被禁止有感情」與其說是教訓 9S,不如說是給自己的提醒(因為有時 9S 的回答很敷衍根本沒在聽),表面看來 9S 的寂寞是他靠近 2B 的緣由,但 2B 何嘗不是如此?她不想與將要殺死的對象過度親近,可是心裡的孤獨卻又讓她情不自禁去妥協 9S 對她的執著。或許 2B 的心裡是這樣想的:

也許以後
不會再見面了
相遇的時候
作彼此生命中的好人

無法理解那個人的心

《尼爾》另外一個用心的地方就是支線的構成,支線按系統分類來看是切割成兩大區塊:一是人造人系列,大多談論的是愛與友情,機械生物則有一大半都在談論家人,甚至主線 BOSS 亞當與夏娃原在聖經中是一男一女,但在這裡是兄弟,這設定我很喜歡,它驅逐了女人做為原罪的象徵。

《尼爾》的支線除了補充世界觀,最重要是暗示了 2B 與 9S 的最終命運,雖然 9S 很碎嘴,但 2B 隱藏的事情太多,尤其 2B 是對發覺真相的 S 型處刑的 E 型機這點兩人是心照不宣,但玩家可是一路被蒙到結局呢。故劇本是用一種很微妙的預言方式去呈現兩個人的關係,但我們仍能靠前面的意象去推導可能的結局。而劇本為了這些情感中的「異類」,也特地做了區隔,例如人造人收集晶片找家人的任務下場看起來是被寄葉處決,210 的下場則是……機械生物方面,電子鎖任務的主角最後選擇逃避愛;就算是象徵性比較明顯的沙特,也幾乎是表現出愛的排斥,而遊樂園的歌姬波娃,是借用女性主義者「西蒙‧波娃」,但遊戲裡的波娃卻是不斷裝扮自己追逐著沙特,但沙特完全不看她一眼,相較於現實中波娃與沙特的關係,特別反諷。

失憶任務一開始玩會覺得很有趣,尤其 2B 對 9S 去幫忙正妹有點醋意,但隨著劇情進展,越追尋真相越發現痛苦的根源,得知真相的寄葉 E 型發現自己就是殺死隊員的兇手,而且如此輪迴無數次,心理衝到衝擊而崩潰。9S 得知寄葉 E 型存在時曾經尋求 2B 的解答,但 2B 只是回:「有些事不要知道比較好」。顯然是在對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處境。

流浪情侶的任務,解到最後是男方記憶被洗掉,而且根據女方說法已經是六次了,與 2B 殺死 9S 的次數一樣,暗示了 9S 也被洗去記憶多次,雖然最後配上「女人真可怕」乍看有點像搞笑任務,但女方曾說了一句「就算被殺死過多少次,就算洗去多少次記憶,我們也會再度相愛」,無疑就是述說著 2B 和 9S 的關係。

在整體遊戲氛圍上,處處暗示著哲學上的虛無,寄葉部隊重複著在無謂永恆中尋找希望的悲劇,人類的榮光究竟是否到來,不過世朦朧的幻影但卻成為精神寄託,一如虛無主義所揭示的──人生是無意義的,人們對於自己最終的意義是不了解,命運是難以捉摸的。

一個很有趣的點是:遊戲裡的 BOSS 名只有在 9S 視角能解碼成玩家看得懂的名稱:黑格爾、海德格、恩格斯….等,刻意使用了存在主義者哲學家來命名,包括來自中國的孔老莊等人都有類似思想,存在主義是一個很難以解釋的概念,與其說它是個哲學,不如說是面對人生的觀點,在面對無意義的人生中,如何去抵抗命運。存在主義是為了抵抗虛無主義所產生的,所以從另一層面看,本遊戲的 BOSS 戰都是 9S 與 2B 扼殺存在主義的過程,但 2B 是不知情的行動,9S 卻是以另一種「知道」的層次:毀滅了隱藏的希望,這加深了這角色後來的悲劇感。

在遊戲中途我們發覺沒有神;或者說,可以稱為神的造物主─人類已經滅亡了,司令官向 9S 坦承了這點,她將後續選擇權留給了他,但地堡被後門系統入侵導致毀滅,突然間制約 2B 與 9S 的道德枷鎖也隨之消失,如同尼采說的:「上帝已死」,這一意外讓他們得到了全然選擇的自由。

離開地堡的劇情,可以看出 9S 心中,2B 存活的重要性是大於地堡的,他在先前的過程中,慢慢將存在的意義從一開始的「為人類而戰」,轉成「為 2B 而生」,人類滅亡可能對於 9S 沒有那麼強烈的無意義感,但他喜歡 2B,故這個選擇的過程對他來說是沒有痛楚也是不需要質疑的。

2B 對 9S 的歉疚大抵在最後化成了拯救他的動力,她的感情更接近博愛精神些,既然地堡的毀滅讓記憶保存成了不可能的事項,讓 9S 活下去成為 2B 最大目的,即使自己受感染,也不願使他人遭殃。原本做為處刑機體的 2B 竟然會在任務以外的狀況下選擇救他,八成在 9S 心理造成很大的衝擊。

眾所周知,2B 是To Be 的諧音,即是哲學上的「存在(存有)」莎士比亞《哈姆雷特》的名言「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生存還是毀滅,這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對9S 來說,在地堡毀滅、人類消亡之時,2E 是誰已經不重要了,他喜歡的那個 2B 就是他全部的「存在」,也是面對虛無的意義,沒想到這個世界就在剎那間崩潰了。

那天午後時光過去了大半,
我一如往常向你道別,
一種將要離開你的朦朧沮喪,
讓我明白自己已經愛上了你。

9S 和 2B 是一直都處於死與生的螺旋,曾經熟悉的場景不斷重演,雖然同是告別的場景,但讓 9S 目睹 2B 被殺的結局,卻有了不一樣的意義。

 

那個喜歡的人,離我而去

我一直覺得魯迅對悲劇的詮釋非常貼切:「悲劇是將人生有價值的東西毀滅給其他人看。」《尼爾》之所以成為一部成功的悲劇,不是因為劇情狂發便當,說的殘忍些,這是一齣把 2B 拼上性命也要維護的那個 9S ,逼上一個無以復加的絕境。

9S 的悲劇在於他的機型設定使他有發覺真相的潛能,也為此感到自豪;他的聰明有如伊底帕斯的智慧,在解決一切困難的同時,也將自己推入深淵。9S 如此慧黠,一定理解 2B 死亡後該如何處置,偏偏做為最接近人類的人造人,他有「心」,2B 的死讓他的理性無法負荷這份愛的痛楚與矛盾,他能開啟的機制就是違反機械理性的感性,於是他失控了。9S 和 2B 幾乎沒有起過任何衝突,還願意包容 2E 這個身份。而 9S 凹了一整個遊戲都沒辦法讓 2B 說出奈茲這個名字,等到他第一次聽到,竟然是 2B 在沉沒都市留下的遺言。劇本讓 2B 在最美好的時刻消殞,使得這份愛顯得相當理想,是如此地純粹與無暇。

哲學裡很少提到愛(蘇格拉底和孔子顯然都是怕老婆的人),最為人所知的柏拉圖愛情,也僅是將愛理性化,成為精神交流的象徵。愛經常被視為理性的對立,一如 2B 提醒的:我們被禁止有感情。所以在表面理性化的世界,9S 不再被壓抑的感情成了一種突兀,甚至去相信原本困惑的靈魂論,在追悼時道晚安:「2B,祝好夢」、「我很快去陪你。」,他這份感情不該存在,可惜 9S 那無所憑依的靈魂,除了愛也無處可去。

諷刺的是,無法控制的「心」讓他性情大變,從暖男變成了一個看似理性、冷酷無情,甚至會斥罵輔助機閉嘴的人,他所做的一切,毀滅機械生物也好,殺死 A2 也好,都是因為深愛 2B 而懷抱悲壯去實行,無關諸神的旨意、無關造物主的意願,這是自由選擇帶來的痛苦。他抱著 2B 犧牲生命拯救他的歉疚,走過一個又一個塔,茫然地漂泊在與 2B 的回憶中。

和 2B 有著同一張臉、背負她生前記憶的 A2,按照王道劇本來看理應成為一種救贖,但 A2 顯然拒絕這個定位,這其中遊戲仍然不忘展現虛無的可怖,其中最震撼的應該是透過 A2 的角度去觀看帕斯卡村的結局,它的存在與毀滅是虛無主義的實際展現,帕斯卡努力百年、傾全力守護的結局,被「恐懼」簡單地粉碎,當 A2 為了憐憫而消除他的記憶,返回村子看時,失去記憶的帕斯卡竟然在販賣過去村人的軀體,就連玩家所做的,都是無意義的行為,實在讓我一陣反胃,買走孩子們的核心後,再也沒回過村子。

A2 每次的出手看似善意,卻一次又一次造成傷害,想必 9S 與玩家是以一種矛盾的心情看待 A2,他的貪婪與佔有慾拒絕一切褻瀆 2B 的存在,偏偏 A2 身上的記憶恐怕比他還要了解 2B 的心情,A2 成了另一個痛苦的根源,他人成為了地獄,反而 2B 的記憶成了拯救 A2 的意外,2B 的溫暖改變她對世界的觀感。促使她在結局時與悲劇達成了和解。

其實我在這段早期還抱有一絲能復活 2B 的幻想(畢竟系統裡她的紀錄都還在),在敵人駭入 9S 的記憶區這段雖然很悲,但一看到 9S 的記憶區還是忍不住笑了,記憶區裡根本全部都是 2B 啊!看不出外表純良的正太居然可以這麼瘋狂(讚美的意味),但這段太沉重了,看著 9S 從雀躍見到 2B 的回憶形象,到哭著發狂大喊「不要奪走我的寶物!」,一邊刺殺那個他誤解的幻影,最強烈的愛根源於絕望,最深沉的痛苦源自於愛,陷下去的感情成了無盡的追悔,讓人痛心不已。

這一段讓我極不舒服,甚至不得不關機一陣子以逃避這樣的情緒。愛讓一切變得好悲傷,你以為這份無暇的愛是神曲中的貝緹麗彩(Beatrice),但尼爾最殘酷的是在戲中坦承真實人生的無情,天堂的門在眼前轟然閉上,告訴你愛並非救贖、愛無法征服一切,愛將我們引向死亡,9S 的愛沒有任何原罪,卻成了墮向煉獄的鎖匙。

而塔給予的是更殘酷的嘲弄,9S 面對他的「獎品」──一群2B型,徹底踩熄玩家復活2B的期待,9S從痛苦的喜悅到脫下黑色眼罩的那刻,也許和伊底帕斯將自己刺瞎的涵義雷同,愛讓他完全盲目,毅然決然前往瀕臨瘋狂的終幕。

就算是複製體也無所謂,只要能再見到你就好;就算只是虛假的屍體,也想再一次碰觸你;就算最終的命運是要被你殺死,依然義無反顧地靠近你。

對我來說,9S渴求溫暖的這幕是全劇最美的一幕。沒有擁抱、沒有親吻、沒有永恆的承諾,卻能表現出愛到極致的瘋狂,即使崩壞自身也無所謂,做為觀眾雖然感到痛楚,但痛心之外卻又在這美麗的哀傷中體會到另一種愉悅與快感,亞理斯多德所說的:「悲劇是引起憐憫和恐懼來使情感得到淨化」得到全然的展現。

帶著憎恨,他必須持續戰鬥做為拯救自己的意義,也許是他對絕望命運的最後一搏,只是這個逃離毀滅的過程是通往毀滅之路,塔裡的紅衣女孩給予了終極的裁決:9S 發現寄葉部隊的真相,告訴我們虛無的本質──存在是沒有意義的,我們都只是走跳的人偶,演出一幕幕的荒謬:

熄滅吧,熄滅吧,瞬間的燈火,
人生只不過是行走著的影子,
一個在舞台上高談闊論的可憐演員,
無聲無息地悄然退下。
這只是一個傻子說的故事,
說得慷慨激昂,卻毫無意義。

但在這個時間點,我們已經扼殺了所有的存在主義,這個希望是我們親手毀滅的,剩下的救贖只有死亡,所以無可避免地,最終 A2 和 9S 必須相殘至死。


「你殺死 2B,這就足以做為我們相殺的理由」是我覺得在後半悲淒的旅程中,9S 說出最浪漫也最殘酷的話,對 2B 的愛是他創造的信仰。即使在 A2 點出真相、存在意義崩解之刻,那份信仰依然是唯一的寄託。不論最終走向的是 C 或 D 結局,一切留下的都是「無意義」。兩者分歧大抵在於黑格爾在《美學》中討論的悲劇結局的處理:一種是衝突的雙方均遭毀滅;另一種是衝突的雙方,其中有一方實行退讓,前者就是 D 結局,而後者就是 C 結局。

C 結局中, A2 選擇退一步與悲劇達成和解,所以犧牲自己來完成 2B 的委託,讓 9S 活下去,毀滅機械生物的塔並與夥伴相聚。而 D 結局自然就是雙方的毀滅,如果有印象讓玩家洗道具洗到崩潰的金色機器人,最後一個小機器人死前會闡述他對「復仇結束」的想法,當喪失一切重要的人,即使復仇完成,他也會選擇自殺。故就算 9S 在 D 結局沒被刺死,他也一定是選擇相同的結局。

 

那個喜歡的人成為永遠

我沒什麼宗教信仰,面對死亡的態度是基於柏拉圖的「靈魂不朽論」,所以 C、D 結局對我的哲學思考產生了動搖,靈魂不朽在面對無意義時,究竟能證明什麼?C 結局雖然看似美好,A2 達成自身的願望,但被留下來的 9S 恐怕不會比較好過,在觀看雙子留下來的記憶時,153 曾問了為什麼雙子總要兩人一起尋死,9S 默默地回答:希望你永遠不需要理解這個答案。恐怕對 9S 來說,一個人獨活比死還要可怕,一旦醒來發現戀人死了,復仇的對象也消失,活著的意義在哪裡呢?(人造人失蹤任務應該是暗示 C 結局後的 9S)

雖然整體來說我比較喜歡 D 結局,但看了四遍每次都覺得很沉重,簡直是把人生的微光壓入絕望的灰燼中,但與其讓他孤獨地活著,也許死亡是比較好的結局。感動的是,E 結局給了我們一個希望,輔助機 042 阻止了刪除資料的程序,因為有這麼多人努力過,你的存在絕對不是沒有意義的,最後的駭客遊戲是玩家的集體信仰,透過一次又一次否定虛無,在最深沉的悲劇中,試圖給與另一種可能性。

在與其他玩家共同奮戰中,重建了存在的價值,所以最後我還是選擇了刪檔,雖然看著紀錄慢慢消失的過程好痛,但我還是決定要跟 2B 和 9S 一起開始新的輪迴。不過對我這個玩家來說,最大的救贖是來自演奏會的朗讀劇,描述了 E 結局後那個混沌而模糊的結局。(還沒看過的趕快去網路搜尋好心人的翻譯,有 80% 機率可以治好胃痛)不管怎麼詮釋 2B 和 9S 之間的情感,他們彼此將對方視為最重要的存在這點是無庸置疑的,也許這個拯救過程很老梗,甚至有點硬凹,但為我們帶來了希望,見到兩人能夠一起活著、見到 2B 能再次說出:

「太好了…..奈茲。」

會突然覺得這世界怎麼樣都無所謂了,和 A、B 結局一樣的台詞,甚至一樣的畫面,但是已經是完全不同的心境,這就是我們期待的終曲,漫長守候的最終章。嚴格來說,後日談是對不上遊戲的哲學宗旨的,但在這時間,管他什麼喇叭唬爛外星科技都沒關係,我願意拋棄一切的理性,去接受這個非理性的「奇蹟」──愛可以征服一切,賜與我們救贖。讓 2B 與 9S 未完的感情、來不及實現的願望,在 E 結局之後有了另一個新的想像:

那時悲傷的故事已經說完
最後一片雪已落下來
憂愁的歌沉默
閃電撤退了
雷聲沙啞了
烏雲識趣地飄走
就是那時候
就是那時候
我們可以相愛了

適得其所的生命

其實還沒看到後日談結局以前,我本來要在文章結尾妥妥罵髒話的,因為實在太胃痛導致我破關後抑鬱很長的時間,就算體會了很爽快的悲劇,但其中的哀傷是需要時間消化的。不過在刪檔第二輪解白金的過程中,慢慢地放下這樣的情緒,只能說枯燥的素材收集有助於思考遊戲中的各種哲學問題,在種種疲累之後重開 E 結局,看到白金獎盃跳出來的那刻,有種全然釋懷痛快感。

若是對《Final Fantasy 15》用十年年演化出來的成品感到失落,或許《尼爾》可以一補空虛的遺憾,不只是因為遊戲有趣、劇情深刻,它最好的地方在於破關後,不只剩下如何白金的攻略討論,劇情更留下非常多的省思。在機械生物與人造人種種模仿人類的行為中,提醒我們重新看待生命的意義,以及反思哲學上最終極的提問:「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往哪裡去?」,這是做為一個作品所能做到的最高成就。

柏拉圖說,人和動物不一樣的地方,是我們的靈魂中有理性思維,《尼爾》在遊戲中經常傳達人生並不是只有一種答案,能夠去思考這點,以我們的自由意志做出不同抉擇,承受它帶來的苦難與幸福,進而定義存在的價值,我想是做為人類最痛苦以及最美好的事。

願人類,榮光長存。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