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WORD RESET

提供 最深度的ACG 文化與相關科技藝術之網站,也是屬於Yours

從同調次元比較社會階級差異:論《遊戲王 ARC-V》

不管你玩不玩卡牌遊戲,《遊戲王》的一些元素或台詞都耳熟能詳。「青眼白龍」被台灣媒體視為是教壞小孩、暴力遊戲的代表,而覆蓋上一張牌結束這回合更表示許多的陰謀和陷阱就藏在下面。隨著作品不斷的更新,探討的成分和面向也越來越多元,例如《遊戲王ARC-V》進展到同調次元的劇情後,裡內容呈現出來的是明顯的弱肉強食社會,也突顯出制度隨著時間是如何的影響到大眾的價值觀。

我們是否曾經想過一個問題:「為什麼不是生活在共產主義卻會認為共產主義是錯?」以及為什麼「明知道有貧富不均的問題,卻仍舊認同資本主義是對?」雖然不是很明顯,《遊戲王 ARC-V》的靈感似乎就來自於現實發生的各種社會現象,「不分敵我的共享」、「推翻制度的革命」、「不對等的鬥爭」、「單方面的掠奪」,當不同次元的角色都位在同個次元當中時,生活上的矛盾與違和感就浮現了出來。本文想要針對幾個場景,分成四個部分來進行討論:

 

PART I 一個市,兩樣情

同調次元的背景很簡單明瞭。一個市(City)有一成的人可以在頂層(TOP),而九成的人是平民(Common)。其中的犯罪者除了被抓去關外,違反紀律的人則是會被送去勞改永遠成為市(City)運作以及清除廢棄物的齒輪。其中想要推翻這種階級制度的人,一律都會被認為是犯罪者。對於言論自由的國家來說,這聽起來似乎有點極端?

其實並非如此。我們現在所處的社會其實簡化來看也是市─頂層─平民的結構,頂層的人永遠不需要弄髒自己的手,白話來講就是躺著就有被動收入。至於平民哪怕是薪水最高的主管,也必須替頂層投資的法人或公司服務。換句話說,這個結構會讓平民在職場升遷的過程中誤以為自己翻身或者階級流動,實際上卻只是階級複製替補退休者的職位,頂多在平民結構內部上下左右的位移,並且不可能成為頂層的一份子。

假設有一群人發現這個制度有問題並且團結起來革命。這群人發現言論自由並沒辦法解決問題,只能透過具體的行動。這個時候,國家機器很自然地就會去逮捕積極示威抗議的民眾,身處於平民結構中層的人可能不會關心,而身處平民結構上層的人則會抱怨他們為何要帶來社會動盪不安。這個時候就可以回到前言,為什麼我們會認為現在的制度是對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塑造出一個看似公平的競爭遊戲,並且看似每個人都有機會翻身。

PART II 娛樂遊戲的差異性

在本作品中,基礎次元(主角它們的次元)的娛樂決鬥(エンターテインメント ヂュエル)與同調次元的娛樂決鬥,最大的差異是遊戲的成員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其中的成員包含決鬥者雙方以及在場的觀眾。

首先,同調次元的娛樂是把「競爭社會」的規則視為理所當然,即是說是一個勝者全拿,敗者必須要受罰的世界。直觀來看或許會認為這是一個賭徒般的投機制度,然而我們的生活難道不也是建立在投機?例如,高中選擇一類、二類、三類的動機是什麼?選擇讀大學、科大或者直接出來工作的原因是什麼?選擇哪個領域的科系目的是什麼?畢業後又是基於什麼考量選擇哪家公司或者機構?

過程看似讓人很有自由選擇的權利,但是這些選擇卻不代表可以抵達自己認為是勝者的位置。原因很簡單,競爭社會某種程度是建立在嘲笑敗者,以及崇拜勝者,且不會去質疑主流價值並排斥非主流價值。如果從社會契約論的角度來說,如果群體都接受這樣競爭思維的社會規範,那麼並沒有對錯問題。但是這邊卻忽略兩件事情:一點是社會契約是出生即被決定,另一點則是沒意識到社會契約論是為何出現。

上述的兩點問題,可以在基礎次元的娛樂決鬥解決。基礎次元的娛樂決鬥是建立在無論贏家、輸家或者觀眾都能得到「快樂」。換句話說,在這樣的規則中,輸贏只是遊戲出來的結果,目的本身卻是讓「參與遊戲」的人都能夠得到快樂。如果我們把「娛樂的遊戲」擴大為「人生的遊戲」,難道人類的社會真的沒辦法做到嗎?社會契約論出現的根源就是減少任意性、危險性以及不可預測性,並且盡可能的增加整體的快樂,甚至到後來的效益主義也是試圖找出幸福的最大化。

我們會發現到在基礎次元的這種娛樂決鬥過於理想,卻也是我們先人在架構一個制度時最先考慮的原則。另一方面我們可以試想,當「競爭社會」都已經對人類做標籤分類的時候,我們有可能不對非人類的自然進行標籤嗎?這個想法很危險,如果從 Leopold 的大地倫理來看的話,等於是忘了人類是大地的一份子,並且誤以為大地可以做為我們人類的商品。

PART III 前人的啟示也是後人的歧視

ジャック·アトラス是過去在《遊戲王5D’s》曾經登場過的角色,或者該說是《遊戲王 ARC-V》的角色穿越次元跑到他們的世界當中。在這裡ジャック仍然是被稱為王,不過裡頭的一些制度設定、世界觀跟時間軸卻似乎有點差異。不過,本作品的重點是這裡有提到他是如何從平民(Common)走到頂層(Top)。ジャック能夠前往頂層的契機不在於得到什麼神卡,而是撿到一張疑似被頂層遺棄的低稀有度卡片。他當時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努力地成為頂層的一子,讓這張卡片可以重新回到頂層。後來有位小男生把ジャック當成是平民成的驕傲,並且也想要成為頂層一份子。

那時候的ジャック沒有提供任何的建議或方法,而是用類似傳承的方式把這張低稀有度的卡交到小男孩手中。如果清楚前後脈絡的話,ジャック的做法是暗示對方要自己爬上去。小男孩卻誤以為ジャック成為頂層後就看不起平民,並且用卡片來暗諷他永遠都無法成為頂層。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呢?

個人認為是面對目標的決心差異。例如,如果有個人整天說自己有夢想,卻為自己夢想的前方築起一個現實的牆,並且告訴自己等到跨過這個牆在去實現它,那麼這個夢想將不可能實驗。原因很簡單,因為這個被定義的「現實」,即是當事人內心也清楚的不合理遊戲規則。這個時候就只有兩條路,一條是遵循遊戲規則在狹縫中不斷找機會實現,另一條則是直接的打破遊戲規則。

被認為是平民叛徒的ジャック,個人認為是屬於兩條路當中的第一條。至於クロウ・ホーガン他們則是選擇走第二條路。兩者之間並沒有誰對誰錯,但是社會觀感明顯是ジャック的選擇符合大部分平民的期待。但是實際上卻挺絕望,因為他們的期待心情中,並沒有任何積極爭取的行動而是純粹好逸惡勞,等待無法實現的投機機會。

PART IV 不同自我的整體差異

遊矢與辛迪一戰後,另外也思考平民(Commons)想要推翻頂層(Tops)可能需要面對的問題。選擇性的說實話能符合康德義務論,禁止說謊話這件事情。但只挑對自己有利的話,或者預測對方會因你的言語做出對自己有利的行為時,似乎比較偏向自我中心的社會契約論。反而不像真正的義務論學派或效益論學派,以理性的自我尊重做為基礎。例如:

1.需要別人清楚現況,那麼就應該把話說清楚。
2.想要清楚對方想表達什麼,那麼對方就需要把話說清楚。

換句話說,如果每個人都是以自我中心的投機心態來解決問題時,這個問題不會被真正的解決。因為這樣的解決方式,將會對某一方的自己有利。這麼做似乎蠻符合經濟學上大家都追求「自利」,最後能迎來「整體利益」,實際上卻是只對成功實現自己有利的一方有利。

 所有人都想當CEO,誰來從事平民的工作?

這部分的內容,主要是對同調次元的社會結構產生的反思。我們現在的工業化文明運作的大前提是建立在消費主義。但是「經濟成長」跟「經濟活動」的方式,卻不是非得透過規模經濟的競爭方式不可。如果只是想刷 GNP(國民生產總值)方法很簡單,「產生汙染 → 清潔汙染 → 產生汙染 → 清潔汙染」,這個反覆相同經濟行為的過程會發現一件事情,GNP 的增長跟做的事情有沒有多樣性根本無關。例如,現在的社會為什麼針對文組領域的工作比較少?或者都幾乎與不限科系的服務業相同?並不是因為不被需要,而是這能帶動的經濟成長相對緩慢且稀少。

換句話說,透過 GNP 的競爭性比較,甚至不需要繼續維持工業化文明。例如,一個國家如果不拘泥技術層次進步的物質享受,那麼他們國內經濟活動的模式可以透過無形資產的買賣。像是透過貨幣買書籍、畫作、手工藝品…etc.,維持最低限度對自然資源的使用。全體民眾節能的消費模式,同樣也能發展出屬於這種文明的產業。例如,發展出如何有效運用紙張的技術產業、如何保持資源永續使用的產業、如何讓人類文明可以跟自然共存的產業等。

另外肯定有人問,過剩的勞動力怎麼辦?根本沒有過剩的問題。或者該說真正維持現在工業化文明正常運作的前提,即是糧食供應是足夠。因為糧食的足夠,所以才存在可以不需要從事直接勞務生產的職業。換句話說,上述提到的另類文明形式,最終還是會有基本勞務(像種田、造紙、砍樹、種樹、編織 etc.)可以做。那麼問題就簡單了,為什麼沒辦法產生文明典範的轉移?

因為工業化文明的大量生產方式,可以讓少數人在不參與生產的過程中,享受到他人有形或者無形的服務。另一方面,則是有一群人認為這種競爭模式,可以讓他們翻身成為少數人。但是這一群人卻沒考慮到一個問題,當大家都成為少數人時,又該由誰來從事生產?即是說,當生產的人成為少數人時,他們甚至沒必要替多數人生產。

我們現在可以回頭想遊戲王的劇情,平民(Commons)如果真像クロウ或者辛迪想的那麼簡單,革命推翻頂層(Tops)就能共享共榮,那麼到底該由誰或者誰自願去從事最底層的工作?這同時也是我們現實社會遇到的問題,每個人都想成為遊戲規則裡頭的贏家,卻鮮少有人討論到一個社會到底是怎麼的運作。

《遊戲王ARC-V》所呈現的畫面跟劇情真的讓人很震撼,尤其是榊遊矢參加友情杯的那幾幕。當在場的觀眾甚至自己的對手,皆把勝者全拿的競爭社會視為理所當然時,那是一個很可怕的社會現象。平民(Common)情緒化的鄙視不願意競爭的人,頂層(TOP)則是戴著毫無表情的理性面具冷笑,像是在看沒搞清楚狀況的丑角。

競爭社會對於不同價值觀的偏見在表露無遺的同時,卻也顯現出在既有制度下,要讓每位平民(Common)具有宏觀視野的價值判斷是有困難。如果要拿現實作為例子的話,為什麼社會要壓抑思想的市場,而是不斷提供技術實務面的需求呢?或許問題是出在試圖維持產業結構的現狀,卻未曾考慮到全球化下,其他地方卻不一定願意效仿。


Photo Source|http://blog.livedoor.jp/asaminyp/archives/4975770.html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