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WORD RESET

提供 最深度的ACG 文化與相關科技藝術之網站,也是屬於Yours

金髮蘿莉與永恆高塔

人物的對比

《GOSICK》可以說是一部完全標準的萌動畫。此語並無貶義,因為這劇本的背景設定和人物設定實在太有萌點語吸引力。男主角是一個來自遙遠東方島國的黑髮青年久城一彌(くじょう かずや),在這遙遠的國度中他遇到了一位金髮碧眼、才智絕倫的蘿莉少女維多利加(ヴィクトリカ・ド・ブロワ),兩個人不管是身高、髮色、智慧、擅長、個性都形成非常明顯的對比互補,

純白無暇的皮膚、黃金千陽般的長髮,再配上如深山靜湖的碧綠雙瞳,其實正是大正明治時代日本人所幻想的純粹西方理想人種;矮小的身高則賦予了蘿莉的稱號,傲嬌的性格增添了萌點的成分,這是當代動漫的流行元素。過人的智慧、扭曲的身世,匯集在這陶瓷的娃娃,令人喜愛。

男主角久城則同時扮演「忠犬」「正太」兩個身分。「正太」是用來對比維多利加的「蘿莉」的外表,而「忠犬」是存乎他善良且好脾氣的性格,這也是維多利亞的相對;之所以「忠」,乃是因為他是日本帝國軍人;之所以「犬」,乃是因為他是家庭中最小的男子,在日本的軍人家庭中,久城不過是被哥哥媽媽保護、被父親斥責無用的犬子;但在這遙遠的國度,他是堅強的蘿莉保護者,而且是太陽帝國,武士男魂的代表者。

當戰爭拆散兩者(就劇中看起來久城所經歷的戰爭可能是九一八侵略中國東北的戰役?)思念久城,為了兩人再度重逢,維多利加踏上前往東方的旅程。過度的思念和憂慮使她一夜白髮,這不僅讓她躲過通緝,而雪白的頭髮,純白的皮膚,這才是日本美學所追求「真」。換言之,當維多利加在劇末抵達日本時,象徵著她已經褪洗鉛華,從一個金髮羅莉變成了大和撫子,成就了日本的「美」與「和」(關於日本對於白色的追求,可以參見:〈日本心靈淺說〉 http://blog.xuite.net/tuyu/MIYU/22569499)

這已經和他們兩人無關。

 

如果我們想到,久彌在歐洲的學園中被認為是「來自遙遠東方的黑色死神」,所以大家不敢靠近他。在這層意義上,久城的確是死神,他揮舞著鐮刀,不斷砍斷纏繞禁錮在維多利加身上的可悲命運與過往;正因為是死神,所以跨越戰爭中無數的死亡與累屍,最後得以平安歸國。所以在《GOSICK》的最後,兩個人手牽手,跨越了死生之界,穿越畫面的盡頭。遠離了即將到來的第二次世界大戰與更多的悲慘命運,

背景的虛構國家:一戰前的世界想像

我個人最欣賞的是《GOSICK》的背景與舞台設定。基本上雖然說 GOSICK 是一部解謎的推理作品,不過這作品從第一集開始到最後的可可王妃事件,對我來說都太過簡單。我並非特意打算賣弄或炫耀什麼,而是這作品的謎題實在算是基本題庫。對於只看動畫版本的我而言,我常一邊吃零食一邊看,然後說「這麼簡單的謎題,哪需要什麼智慧之泉?」顯然櫻庭一樹在推理解謎方面的功力並不突出,但是作為一位直木賞的得主,他的舞台設定與劇情鋪陳實在是優秀。

GOSICK 把舞台設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歐洲,並設定了一個緊連法國、義大利和瑞士的虛構架空國家「蘇瓦爾」。我找了一張大日本帝國在1917年代為了歐戰而繪製的歐洲地圖,也就是 GOSICK 的時空背景,大家可以大概知道蘇瓦爾在哪邊。

 

 

如果大家對戰史或國際政治有興趣的話,可以閱讀一下這段時間南法和義大利之間的衝突,會有一些有趣的收穫。我不太確定櫻庭是否有讀過這方面的作品,不過顯然是有趣的巧合。此外,舞台設定在「戰間期」是非常巧妙的設計,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在某種意義上摧毀了西方歐洲文明的自信。把上個世紀的進步直線史觀、科學萬能迷思打破。戰爭的殘酷造就了以海明威、艾略特為代表的「迷惘的一代」(Lost Generation)文學家,他們的文學作品及個人結局(海明威最終選擇自殺,艾略特最終皈依宗教鬱鬱而終)都反映出這場戰爭給人類所造成了無法癒合的心靈創傷。

佛洛伊德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十年後,發表了《文明及其缺憾(Civilization and Its Discontents)》、而史賓格勒寫了《西方的沒落》都詮釋這次戰爭所帶來的死亡和破壞,對於科學、人性、直線進步史觀的重新反省,更對人性有著難以抹滅的負面影響。對於模仿西方的亞洲國家而言更是如此,他們看到歐洲的大戰而重新對西方文明進行審思與判斷,

從第一次世界大戰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戰間期」,爆發了各國軍備競賽與 1929 年的世界經濟大恐慌。因為這是一個人心惶惶,謠言與傳說、科學與迷信、傳說與真實混雜的時代。對於幽靈占卜、人死復活、煉金術、神祕宗教學說等等都重新被討論,正因為對於未來缺乏信心,對科學不再堅信,而這乃是 GOSICK 所討論的主旨之一。蘇瓦爾王國內部同時有科學和魔法大兩勢力在交錯,為國家的前途進行預言。直到今天,我們還是可以看到政治或公眾人物相信算命占卜,甚至相信分身或被年輕少年騙得團團轉。

戰間期是個混亂、失序但又迷人的時代,我認為 GOSICK 的背景設定真是值得推許,在那個時代,若相信某位少女能斷定國家未來,並非不可能之事情。而故事最後群眾失去理性,進行暴動所扮演的「兔子」,又聯繫到第一集的預測戰爭勝拜的兔子,前後呼應連貫,賦予了整部作品極大的張力。

我對於《GOSICK》的舞台設定非常喜歡,尤其是維多利加所在的那個高聳入雲的尖塔。那是座圖書館,無數書籍與智慧的所藏之地且乏人問津,眾人避與遠之。在高塔的頂端有著完全不同的風景:灑進明亮陽光的巨大透明玻璃窗、綠意盎然點綴的植物花草,細緻哥德風的裝潢擺設,就像一個安靜無爭的世外桃源。與自然共存而遠離塵囂,充滿智慧與知識的累積寶藏;

新海誠在《雲的彼方》所設定的高塔也是類似的場所,那個高塔彷彿就是作者自身,所以遺世而獨立,心遠地自偏;高入雲端,悠然見南山,所以我喜歡這個設定,喜歡那個知識典藏的圖書館,憧憬那個遠離喧鬧人群的高塔,或許武田日向,或許也在這做高聳的圖書館中,眺望天空的藍色。

 


Source
日本心靈淺說 |http://blog.xuite.net/tuyu/MIYU/22569499
20 世紀的科學與魔法|http://blog.xuite.net/tuyu/MIYU/30453171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